潮汕图片库
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海陆风 > 民间艺术 > 正文
灯影春秋 忽明忽暗说沧桑——皮影艺术在陆丰
hlf.jrcsw.net  今日潮汕网·海陆丰  2011年10月03日 10:45

  皮影戏是世界上最早的幕影文化娱乐形式。中国皮影艺术是中华民俗文化中的一支奇葩。千余年来,她为中华大地生生不息的儿女增添了无数节日与丰收的喜悦,寄托了对平安福祉的祈盼和对未来的向往。然而,文化形式总是和社会发展阶段相对应的。中国的大多数民间艺术形式与农业社会的生产、生活方式紧密相连。当社会朝着更发达的方式前进时,注定要使非物质的、没有现实使用价值的艺术进入困境。随着社会的巨大变革,在当代影视音响等新科技和流行文娱形式的冲击之下,一些传统文化日渐式微,尤以民间艺术为甚。陆丰皮影戏也不例外,“一口叙说千古事,双手对舞百万兵”的皮影戏,和其他许多处于消亡边缘的民间艺术形式一样,在今天显得分外寂寞,虽有了复苏的社会政治背景,但要扭转其濒危处境诚非易事。灯影本身,光亮与灰暗,莫非早已预示了某种宿命……

源流·特色

  皮影戏,闽南语系地区亦称“皮猴戏”。以兽皮雕镂成影人,借灯光显影于屏幕表演故事。皮影戏最早起源于哪里,众说纷纭。有专家称,我国皮影戏远源是古代招魂巫术,近源则是汉代以来传入中原地区的佛教文化,形成于唐代中叶,至宋大盛。从元明开始以地方分为不同流派,如陕西皮影、滦州皮影(唐山)、潮州皮影,各流派皮影人物造型都有不同,也都有各自的拿手曲目。同时还有南路、北路之分,陆丰皮影属潮州皮影一系,如今更是南路仅存的一支。

  据现陆丰皮影剧团团长介绍:皮影戏南宋末期由闽南移民带到现在的海陆丰地区,明万历年间,闽南漳浦县陈天隐移居海丰县坊廓都将军池村(今陆丰市内湖镇内湖村)后,创办皮影戏班。到了明代末期,内湖、南塘、甲西、东海、碣石等地也有了影戏班社。清初,其它地方的影戏班遭到大劫,但地处偏僻的陆丰却未受波及。至清末,影戏班社增至20多个。民国初年,陆丰影戏界中出了有“功夫真本,任考不倒”之誉的著名艺人陈乃月。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蔡娘盼、蔡强(人称“皮猴强”)、卓勤、陈炎(人称陈先生)、陈宗尧、王兴(人称“皮猴兴”)等艺人也享有盛名。其后,还涌现了蔡娘仔、卓幼儿、陈祖德、王怀、卓智伍等著名艺人。

  新中国成立后,陆丰于1957年成立皮影剧团,开始有了专业编导、美工制作人才, 又吸收了蔡娘仔、卓幼儿、王怀、卓智伍、卓顺意等民间艺人为主要艺术骨干,剧团既继承了解放前的传统技艺,还在绘画、雕刻、制作、表演、音乐、舞台技艺、编剧等方面进行创新,很快就受到观众的欢迎,在周边地区有了较大的影响,经常被邀请赴各地演出。当时主要以演地方剧目为主,还有少数顺应时代形势的如《红军桥》、《集体有余》等现代剧。剧团1966年因“文化大革命”被迫解散,1975年恢复。

  皮影艺术是一种集绘画、雕刻、制作、表演、音乐、舞台技艺于一体的古老的民间艺术。陆丰皮影的影人、影景以牛皮或纸皮制作,影人高约六寸,五官轮廓分明,四肢比例与真人相仿,关节手脚活动灵活,眼睛能转动,口可开合。制作影人、影景运用錾刀、雕刀等工具技法,先用錾刀錾出轮廓,后用雕刀加以修饰;旦角两臂采用布帛制作构成水袖,使动作柔和而多变。当时皮影演出的剧目相当丰富,可以连续演七十多天而不重复,著名的传统剧目有《高文举》、《祝英台》、《秦雪梅》、《吕碧英》四大连戏;另外还有《三十六变》、《桃花过渡》、《珍珠记》、《杜十娘》、《波月洞》、《李彦荣认妻》等几十个剧目。剧目以唱白字戏为主要曲调,拉腔唱“啊咿嗳”,以福佬方言(闽南语系)道白、演唱,唱腔结构为曲牌联缀体,常常运用滚唱、滚白。曲牌有《四朝元》、《下山虎》、《驻云飞》、《锁南枝》、《经纳袄》等。唱腔中还辅以正字曲(主体是大板曲的“而语而歌”,行腔高亢,具有一唱众和的特点。)和民间小调。间奏采用民间音乐的“弦诗”,武打戏的伴奏运用正字戏的昆牌子,唱腔间乐与白字戏相同。乐器分文畔与武畔。操纵表演则有“生对眉”“旦对脐”“净对肩”的动作规范。一般由一人至二人包演(操作)一台角色,表演者边唱边操作,把多个不同性格的角色表现出来。剧目不同,表演亦异,有的以唱腔取胜,做功细腻;有的以表演取胜,粗犷、夸张,变幻无穷。

辉煌·超越

  1975年,陆丰皮影剧团恢复时并没受到停鼓散社十年的影响,业务骨干、专业演员、专业编导等人才不致流失。同时,又以考试形式招收新人员,由民间艺人传帮带,给剧团注入新鲜血液。随着时代的发展,陆丰皮影也在不断的创新,艺术上更加上了一个新台阶。可以说,陆丰皮影剧团在1975年后就开始进入鼎盛时期。

  剧团恢复不久,同年就接到11月份要赴北京参加全国木偶皮影汇演的通知。这可乐坏了全团上上下下的人员。当时,剧团虽然在周边地区享有盛名,但毕竟只极限于省内,而且大多是到农村演出。现在能有上北京表演的机会,仿佛有“乌鸡变成彩凤凰”的感觉。为了珍惜这次来之不易的演出机会,全团上下带着十分激动、兴奋的心情,倍加努力搞创作,既准备了传统剧目也采排了全新的现代剧目。一场现代儿童剧《战恶鲨》的表演赢得了较高的声誉,极大地激励了剧团工作人员的信心和创作热情。

  1981年10月份,陆丰皮景剧团第二次上北京,参加全国木偶调演比赛。虽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但剧团人员仍然不敢怠慢,精心准备了自编的儿童剧《鸡与蛇》和改编寓言故事《龟兔赛跑》等现代剧目,取得不斐成绩,获得剧组三等奖和观摩演出奖,受到省和汕头地区嘉奖。1981年,庆祝国庆35周年,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参加文化献演,此时的陆丰皮影演出更加成熟,更加吸引人。时任中国木偶皮影协会主席、上海美术制片厂编导的虞哲光更是大加赞赏,推荐陆丰皮影剧团为中央领导人和皮影专家作专场演出。专场演出的剧目有地方白字戏《白蛇传》改编的片段《哭塔》、根据敦煌画改编的《飞天》、自编自导的儿童剧《鸡斗》等剧目,均得到中央领导人和专家的好评。1987年,陆丰皮影剧团代表广东省唯一的皮影剧团参加中国首届艺术节的演出,再次上北京,这次对已有三次在北京演出经验的陆丰剧团来说,已是轻车熟路,凭《鸡斗》的出色表演,获得“演出奖”荣誉。同年,陆丰皮影剧还参加广东省首届民间艺术欢乐节演出,1988年广东电视岭南台为剧团录制了专场。

  陆丰皮影在京城成功亮相后,带着荣誉和掌声,又应邀出访日本。1987年为纪念广东省与日本兵库县建立友好城市五周年,陆丰皮影剧团应邀赴日参加庆祝表演。当时演出5场,有《飞天》、《鸡斗》、《俩朋友》、《乌鸦与狐狸》、《东郭先生》等13个剧目,充分展示了我国民间文化艺术的丰采,备受好评。从日本饮誉回来后,1991年,陆丰皮影剧团赴香港参加国际综合艺术合家欢,主要与国外一些同行进行演出交流。在此次演出中,引起西德木偶皮影专家们的注意。1992年通过省文化厅对外联络处搭桥联系,1994年西德木偶专组专程到陆丰考察陆丰皮影艺术,陆丰皮影剧团专门为其演出8个剧目。西德专家对其美工制作、操作技术、影身制作、构图等给予高度评价,并真诚邀请其赴德演出(后因种种原因未能成行)。

  十多年中,陆丰皮影从民间娱乐的框架中跳出来,拓展了艺术表现空间和审美领域,完成了一次向艺术殿堂的“飞跃”,创造出一个皮影艺术的鼎盛时期。

  陆丰皮影剧团的演出虽然屡屡赢得掌声和喝彩,但艺人们没有安于现状,而是向艺术的更高峰攀登,不断在表演技术和美工制作上创新。

  以往的皮影影身大多为“五分影身”即侧面,最多是“七分影身”。陆丰皮影剧团为了增强艺术吸引力,根据剧情需要,大胆创新,经过不断努力研究,1978年创造出“正面影身”,这大大的加大了人物形像在荧幕上的活动空间,突破了以往皮影机械、呆板的局限,伸展自如,动作流畅,使人物更加惟妙惟肖,几乎与动画电影异曲同工,剧情表现更加淋漓尽致。据介绍,“正面影身”至今仍是陆丰皮影所独有。1981年后,在美工制作中也进行了创新,把国画、卡通等构图融入影身、影景的制作,增强了视觉效果。

式微·出路

  皮影戏是世界上最早的幕影文化娱乐形式。中国皮影艺术是中华民俗文化中的一支奇葩。千余年来,她为中华大地生生不息的儿女增添了无数节日与丰收的喜悦,寄托了对平安福祉的祈盼和对未来的向往。然而,文化形式总是和社会发展阶段相对应的。中国的大多数民间艺术形式与农业社会的生产、生活方式紧密相连。当社会都朝着更发达的生活方式前进时,注定要使非物质的、没有现实使用价值的艺术进入困境。随着社会的巨大变革,在当代影视音响等新科技和流行文娱形式的冲击之下,一些传统文化的式微,尤以民间艺术为甚。陆丰皮影戏也不例外,“一口叙说千古事,双手对舞百万兵”的皮影戏,和其他许多处于消亡边缘的民间艺术形式一样,在今天显得分外寂寞。这其中虽有其复苏的政治背景,但要扭转其濒危处境诚非易事。灯影本身,光亮与灰暗,莫非早已预示了某种宿命。

  由于皮影的演出市场日渐减少,演皮影不能赚钱的残酷现实,导致陆丰皮影艺术生存维艰,演员大多年事已高,后继乏人。目前,除了一些偏远地区,像过去那样行走四方、到处演出的纯粹民间的皮影剧团已经基本没有。现在的陆丰皮影戏仅剩国有皮影剧团和一个业余戏班。陆丰皮影剧团是事业单位,资金来源由财政差额补贴。加上海陆丰是广东乃至全国的“戏窝子”,稀有剧种正字戏、白字戏、西秦戏的“天下第一团”都出在这里,政府的资助总是捉襟见肘。长期以来,地方财政按事业单位的管理原则,按全年的预算计划,每年只能拨下十几万元,除了应付日常开支,其余用以发给人员的工资连最低生活保障都不够。近十几年来剧团几乎没有正常演出,演员、艺人们为了生计而分流在外,只在有重要演出任务时,如一些较大型的庆典活动等,才临时集中在一起。据介绍,目前陆丰皮影剧团在编人员只有20几人,无导演、编剧,骨干队伍部分欠缺,技术水平大不如前。谈及皮影艺术的未来,几乎所有业内人员都不甚乐观,因而在记者在采访时,除了一些老艺人联系不上外,联系得上的都婉言谢绝采访。

  提到皮影艺术的出路,现任陆丰皮影剧团的王团长认为:一方面希望上级党政机关给予高度重视,加大投入。另一方面剧团自身要拓展演出市场,重点面向农村、中小学校、幼儿园,为少年儿童服务演出。

  中山大学“传统戏曲与非物质遗产研究所”的专家康保成教授一行于2004年来到陆丰,对陆丰皮影的生存状况进行调查,《南方日报》于2004年12月24日以《陆丰皮影谁来救你?》为题作了专题报道。

  康保成教授在为保护陆丰皮影艺术献策时指出:保护文化遗产的最终目的还是要发展它,希望政府加大对专业皮影团的拨款,改善演职员待遇,促使在编演职员安心从艺,并培养下一代艺术传人。加强对外联系,包括与国内外同行、政府有关部门、有关文化团、大中小学的全方位联系,向社会介绍和普及皮影知识……

  陆丰皮影艺术濒临消亡的现状,当地政府的职能部门也已意识到,正在努力采取拯救措施:一是剧团组成新班子。二是剧团将现存的剧目、剧本等资料进行整理归档,同时对各项设备进行经常性维护、修整,并安排专人保管。三是抓好排练工作。每年坚持5-6次排练,举办几次培训活动,并请老艺人传授技艺。四是2004年由市文化局与财政局联合成立了陆丰市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对剧团加强指导督促,增加资金投入。五是2004年邀请中山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中国口头和非物质遗产研究中心的专家康保成教授来剧团指导,剧团对如何传承和保护皮影艺术采纳了专家提出的建设性建议。陆丰皮影虽然现在没有达到原来的艺术高度,但原有的艺术特色仍能得以保留。

  为加大对陆丰皮影戏的保护力度,陆丰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领导小组制订了陆丰皮影的保护计划及实施方案。陆丰皮影剧团负责自身保护,协调文化局艺术社文股、文化馆、图书馆、博物馆的有关人员做好保护工作,文化行政主管部门负责检查、督促,进行静态和动态保护。静态保护具体做到全面普查本地区及周边省、市、地区(整个闽南语系地区)的资料,进行系统的收集、记录、归档;进一步深入开展理论研究工作,对剧目生产、舞台技术、舞美设计、雕刻制作、表演技巧的研究,争取获得成果;开拓演出市场,创造演出收入;发展第二产业,创办美术、雕刻加工、制作工艺美术品,投入市场,向产业化发展;保护老艺人及传承人的生活及福利保障。剧团还准备招收一批对皮影事业感兴趣、素质较高的新学员,由老艺人进行传授技艺。同时聘请、招收高素质的编、导、作及舞美设计的艺术骨干。

  今年8月初,陆丰皮影艺术已被省文化部门确定拟申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目前,地方职能部门正在将有关材料向省上报。

  斑驳的木架、雪白的幕布、恍惚而温暖的灯光、慷慨激越的唱腔、栩栩如生的人影物像……仿佛是遗落在人间的童话,这一方小小的舞台,曾承载着一代代皮影艺人的追求,也曾无数次牵引着人们的视线和心灵。我们由衷希望:皮影艺术能够不断发扬光大,皮影戏不仅只是遥远的记忆,而是今天乃至以后都跃动在人们的视线里,如同人们自己的影子。

策划:李振威   郑溢涛   撰文:陈绵钦

来源:今日潮汕网
分享至
【编辑:杨茂森】
我也说两句
  • 用户名:   验证码: 匿名
  •   请发言时注意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本站有义务配合有关部门提供相关记录,违法违规的言论可能成为对你不利的证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