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普宁 > 人文历史 > 正文
五峰山有历史,有故事

   普宁市里湖镇西部五峰山区,青山碧岫,飞瀑流泉,以盛产五峰山绿茶而驰名海内外。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曾是五峰山武工队活动的革命根据地;在清朝康熙年间,这里的农民起义军英勇抗清,留下了一段可歌可泣的历史故事。

    老翁急智施舌战,赫赫地名退敌兵

    宅营村原名“老贼营”,山高岭峻,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清朝康熙年间,有一支反抗清朝封建统治的农民起义军驻扎于此。起义军首领姓黄名魏,人称黄魏大哥。他年近五旬,身材魁梧,虎背熊腰,武艺高超,英勇善战。黄魏父母双亡,只有一妹,名叫茶花,年方十八,如花似玉。她自幼随兄,学得一手好武艺。黄魏率领的农民起义军有三百多人。他们经常下山,袭击驻守于普宁县城的清兵,还多次截击清兵开往潮州府的押粮队。

    为此,潮州知府梁文煊屡遭朝廷钦差指责,终日坐卧不安。康熙43年(1704)秋天,梁文煊派潮州府总兵安跃拔带领清兵二千,从潮州进军普宁,准备踏平老贼营,杀尽起义军。清兵经揭阳县进入普宁县里湖外洋地界后,胁迫当地一卖柴农民带路。带路农民年逾花甲,昔年曾参加农民起义,对清兵恨之入骨。他暗想,此去大队人马围剿,农民起义军势必吃亏,如不带路,自己也难逃敌手。他急中生智,想起此去沿途村名,不如来个骗计,吓吓这些清兵。老农对安跃拔和他的开路先锋把总说:“此去老贼营道路险峻,只怕进得去、退不出,还请将军三思而行。”把总说:“此去老贼营路况如何?你可如实说明,我自有重赏。”老农说:“去老贼营险峻路一条。过去不远,有个冷水坑,水冷冷,还有蚂蟥吸血;过了冷水坑有个长洞,洞穴长长洋洋有三铺,十人经过九人要抽脚筋。绕过半坑慎防跃落圆潭。圆潭易过,龙根礤难攀。纵然爬上龙根礤,还要经过下营。一面悬崖一面深渊,尺许小径单骑出入,进入石径难于上青天。将军还是三思而定夺。”安跃拔乃山东人,对老农的话如鸭子听雷;而作为潮汕人的把总已听得面如土色,他慌忙将老农民的“忠告”翻译给安听。安及众清兵吓得毛骨悚然,他们地形不熟悉,自知此去难取胜,因而收兵转道回潮州府。恶人大细胆的总兵安跃拔恐怕梁知府斥责,将老农介绍的沿途情况添油加醋告知梁知府,因此,梁文煊也暂时打消围剿老贼营的念头。

    奸细乔装探山寨,黄魏轻信埋祸根

    光阴荏苒,又过一年。潮州府辖区清朝兵营及粮仓常遭黄魏率领的农民起义军夜袭,知府梁文煊多次受到朝廷谴责,积忧成疾,卧病在床。其随身侍卫潘辉,深知梁苦衷,巧于心计的他,绞尽脑汁想为知府解愁。他想,总兵安跃拔这个胆小鬼,听了老农一番话,就吓得未战先惊。难道老贼营的道路真的难走过蜀道?他将想法告知在病榻中的梁知府,决心请缨,乔装探山寨。久病的梁知府听罢,用苍白的手拉着潘辉说:“你真是我的贴心人,此去若能成功,我定向朝廷请封,包你飞黄腾达,升官发财。”两人经一番密议,确定由潘辉乔装摇鼓郎,正月初五一早秘密出发。

    却说那潘辉挑着货郎担,手摇小鼓,口呼“朥兜香粉,糖粒、针线来卖也”,走村过巷,昼行夜宿,不觉来到五峰山下的龙根礤村。第四天中午,他从龙根礤出发,攀越山径从长谷入口进入下营山地。这是一个两山对屿的长谷,中间一条清水石涧,流泉碰在石上,淙淙作响。涧两边高大的松柏树,挡住了头顶日光。这谷里阴森森地,水都映成淡绿色。将到达长谷出口,只见几块怪石似虎口张开,形成仅有二尺宽的石径进入,行人需攀登五十几级石阶才能爬上径口,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当他气喘吁吁挑着货郎担艰难登上石径口,突有五、六个彪形大汉把尖串架到他面前!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编辑:兹妮森】
  • 用户名:   验证码: 匿名
  •   请发言时注意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本站有义务配合有关部门提供相关记录,违法违规的言论可能成为对你不利的证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