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乱
    刚入十二月y市破天荒地下起了小雪,袁茉一边搓手一边往清欢走,穆原刚刚给她打电话求助,说冯哥去给女儿开家长会了,店里只有他和张鲁泽两人,根本忙不过来,需要她的帮助。

     雪没有丝毫停止的意思。

     啊,好冷!

     半个小时后,袁茉推门进店,张鲁泽正端着一个大托盘,他狰狞的样子显露出这个托盘是有多重,袁茉顺手帮他托了一下,很明显感觉到张鲁泽松了口气,“多谢。”

     “不客气。”袁茉帮他托着托盘送到客人面前,然后才放下包,走进厨房端菜。

     厨房一改平日的整齐,锅碗瓢盆,油盐酱醋堆在一起,穆原正在炒菜,滴落在料理台上酱油让他很不爽,即使他告诉自己要专心做菜却还是忍不住瞥了那一处好几眼。

     忽然,有一只白嫩的手伸过来,手下是一张抹布,一推一收,污迹没了。

     “你来了。”穆原冲袁茉笑了笑,“今晚就麻烦你了。”

     “不客气,朋友嘛,帮忙而已,要我做什么?”

     穆原看向右边的洗碗槽,“能不能洗碗?”

     “……”袁茉愣了一下,“洗碗?啊,你让我切菜都行,我最讨厌洗碗。”

     “切菜你不行,你刀工不行,得我自己来。”

     袁茉瘪瘪嘴:“要求还挺高的。”

     “那是,我这就叫精益求精。”穆原炒好一盘酱爆桃仁鸡丁,对着袁茉努了努下巴,“端出去吧,四号桌。”

     “好咧。”只要不洗碗什么都好商量。

     可是碗怎么办呢?

     “小张——,进来。”穆原把张鲁泽叫进厨房,指了下洗碗槽,“洗碗。”

     ……

     一通打仗似的忙碌下来,用餐高峰期安稳度过,店里只剩下两桌客人,一下子安静了。刘可可发来微信说今天和剧组开了一天的研讨会,晚上来不了了,唐桑也发来微信说要回家吃饭,平时大家习惯聚在一起吃饭,现在却就只剩下三个人了。

     穆原给袁茉做了一杯热可可,他自己泡了一壶冻顶乌龙。

     外面的雪越下越大,丝毫没有停的迹象,雪花飘在半空融化成水,落在地上湿湿的一片,袁茉捧着杯子,吸吸鼻子,热可可浓郁厚重的香气窜入鼻中,还没入口便尝到了丝丝甜味。

     “你做的那个美食板块怎么样了?”穆原问。

     袁茉说:“还不错,稳稳当当。”她往厨房方向瞧了一眼,确定张鲁泽没出来,身体往前倾,小声问:“你有没有帮我问小张,他愿不愿意?我都说服我上头的领导了,就等着他点头了。”

     穆原摇头:“我问过了,他不愿意。”

     “到底是为什么呀。”

     “谁知道呢,他也不愿意说。”

     袁茉想到了上周在酒吧听到那两个男人的对话,他们说的那个gay是张鲁泽吗?会不会是重名?但是他们也说到了画画什么的……袁茉越想越觉得那人就是张鲁泽。

     这时,店里又来了两个客人,穆原起身相迎,袁茉抬头一看,顿时瞪大了眼,她没记错的话,这对情侣里的男人就是那晚在酒吧同她和李优搭讪的人。

     “小张,倒两杯奶茶。”穆原吩咐道,然后递给他们两张菜单。

     张鲁泽端着奶茶出来,突然就愣住了,像见鬼似的急忙转身往里走,奶茶泼了一地。

     “张鲁泽?你是张鲁泽吧。”男人惊讶地说,迅速站起来走过去扒住张鲁泽的肩膀。

     “你们认识?”穆原看了袁茉一眼,袁茉耸耸肩,表示她也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张鲁泽深吸一口气转过身,男人立马大笑着锤了他肩膀一拳:“loser,真的是你啊,我是王焕,咱们俩高中同桌的,你还记得不?”

     哪儿有老同学一见面就叫人家loser的,这不是讨打嘛。

     张鲁泽脸色有些发白,他点点头:“嗯,记得,你先坐,我去趟厨房。”说完,逃也似的跑了。

     那男人的女朋友拉过他坐下,嗔道:“你怎么叫人家loser,多不礼貌,还是老同学呢。”

     男人不以为意地笑说:“这是他的英文名字,我们班上同学给他取的,鲁泽,鲁泽,叫顺嘴了就像loser嘛。哎呀,你不知道,他以前上高中的时候可废了,而且你不知道他不正常,他喜欢男人,现在嘛,他在这里……”男人四下环顾,瘪了下嘴,露出不屑的表情,好似在说‘在这种地方能有什么出息’。

     穆原突然没了招待他们的心情,没等他们点好菜,他就收了菜单,女人皱眉问他这是什么意思,穆原笑了笑,说:“既然这位先生对我们小店不满意,那我们小店也就不能招待你们了。从这条巷子出去,右拐,前行五百米,有一家三星米其林餐厅,这位先生应该带你的女朋友去那里用餐。”

     女人一听米其林餐厅火气一下没了,抓着男人的手说要去那里吃饭。

     男人脸色变得很难看,他瞪了穆原一眼,气汹汹地说:“你什么意思?店大欺客是不是?我来你们这里吃是看得起你们,你还敢赶客——”他看向另外两桌客人,大喊道,“这家店店大欺客,完全没有服务业的自觉,简直欺人太甚。”

     另外两桌客人很尴尬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埋头吃饭,没有理会他。

     男人有些窘迫,袁茉扑哧一笑,他女朋友啧一声,赶紧拉着他仓惶地跑了出去,男人边跑边骂,骂得很难听。

     “这样好吗?”袁茉站到穆原身边,用手肘碰了碰他的胳膊。

     穆原淡定地笑说:“挺好的,这种人不值得我花时间做菜,我去看看小张,有客人麻烦你招呼一下。”

     “好,你去吧。”

     穆原走进厨房,张鲁泽在洗碗,他低着头,穆原看不清他的表情,他拍了拍张鲁泽的肩膀,张鲁泽像触电一样跳到一旁,扭头不看他。

     “小张。”穆原喊了一声。

     张鲁泽没有回应。

     穆原又叫了几次,张鲁泽抽了下鼻子,喑哑着说:“我有点不舒服,我想先回去了,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说完,他低着头跑出厨房,慌乱得连手上的泡沫都没洗掉。

     “小张怎么了?怎么跑出去了?”袁茉走进厨房,穆原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刚刚他好像看见张鲁泽哭了,“今天就这样吧,小张走了,冯哥也不在,就我们俩肯定忙不过来,外面还有几桌?”

     袁茉伸出一根手指:“还有一桌。”

     “那桌客人走了,我就关门,这儿没事了,你回去吧,今晚麻烦你了。”

     袁茉笑笑:“不客气。”

     穆原眉头微皱,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袁茉知道穆原和她一样都在担心着张鲁泽。

     袁茉走出厨房,最后那一桌客人正巧要买单,收完这笔钱,她看着穆原收拾桌子,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你好,请问……”

     “小茉,是我。”

     袁文和。

     袁茉的心一下像是被一只大手拽起来,嗓子发紧:“袁……袁先生,你好。”

     “小茉,你一定要和爸爸这样说话吗?”

     “……”袁茉干脆不说话。

     电话里传来袁文和的叹气声:“小茉,今晚有空吗?爸爸……想和你……吃顿饭。”

     “对不起,我……”

     “小茉,我只是想和你吃一顿饭,一次就可以。”

     袁茉鼻尖儿有些发酸,真是奇葩父女,明明身体里都流着一样的血,却比陌生人还生疏。

     “地点?时间?”

     袁文和像是没料到她会这么快答应似的,隔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电话里传来令人心情复杂的狂喜:“淮山路那家汽锅鸡,你最喜欢吃的,我马上就过去,外面还在下雪,你慢一点,我不着急。”

     看来他们父女真是生疏得跟陌生人一样了,她已经不喜欢吃汽锅鸡了。

     袁茉同穆原道别,冒着小雪揣着复杂的心情坐车前往淮山路,就在她离开的时候,穆原接到薛珺的电话:“师兄,请你吃饭,赏脸吗?淮山路那家汽锅鸡,你上次说好吃的,我也想去尝一尝。”

     “这个……不好意思啊,我店里有点忙,走不开。”

     “是吗?可是我现在就在你店外面唉。”

     “……等我五分钟吧……进来等吧。”

     淮山路那家汽锅鸡在y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连外地人来y市都要专程去那家汽锅鸡吃一次,好似没有吃过淮山路汽锅鸡就没来过y市一样。

     这家店面不大,只有八张桌子,经营的是一对夫妻,至今已经经营三十年了,夫妻俩都已经老去,皱纹爬上了眼角,但汽锅鸡的味道一直没变,选料用料一如既往地严苛,所以才有那么多人慕名前来。

     因为店面小,客流量大,所以每晚都是大排长龙,袁茉看见那长长的一列队伍,有一种想要逃跑的念头,她已经很多年没有和袁文和一起吃过饭了,这种感觉实在太……奇怪了。

     “小茉,这里。”袁文和站在门口冲她招手,彻底断绝了她逃跑的可能性。

     袁茉每走一步都显得很艰难,以至于气息都乱了。袁文和和店主夫妻是多年的朋友,只要他来吃,店主夫妻一定会留一张桌子给他,袁茉突然想到乔正由谋杀改为误杀的事,嘴角勾出讥笑。

     袁文和年轻的时候长得非常清秀,现在年纪大了,更添加了一份稳重和岁月的沉淀,看起来一点也不老。

     “有事吗?”袁茉坐到他对面,眼睛却看向茶杯里,“不会只是要跟我吃一顿饭吧。”

     袁文和顿了顿,笑说:“没事爸爸就不能跟你吃饭吗?我记得你最喜欢吃这里的汽锅鸡,以前就总想来这里吃,恨不得每天都吃,我就跟老板学,但是做出来总不是那个味道。”

     袁茉还记得,她七岁那年跟着父母第一次来这里吃汽锅鸡,一下就爱上了,整天吵着闹着要吃汽锅鸡,没有就哭,她妈妈一向是懒得理她的,袁文和每次都好脾气地哄她,还跟着老板学做汽锅鸡。

     她重生前曾经来过一次,汽锅鸡依旧好吃,却再没了小时候那种味道。

     “我已经很久不吃汽锅鸡了。”袁茉看着袁文和,“自从十三岁那年起。”

     袁文和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小茉,我……”

     袁茉冷淡地说:“不是要吃汽锅鸡吗?快吃吧,吃完了我还要回家。”

     袁文和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袁茉已经开动了,看着女儿一脸冷淡,袁文和叹了口气,满肚子的话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夹了一块鸡肉放到袁茉碗里,紧张地看着她,不知道她会怎么做。

     袁茉看了那块鸡肉几秒钟,然后拨到一旁的盘子里。

     袁文和只有苦笑。

     这家汽锅鸡用的是云南建水出产的紫陶气锅,鸡肉肥瘦有致,肥而有味,加上三七、茯苓、冬菇和红枣一起炖煮,鸡汤清入水,亮亮堂堂,上面的一层鸡油已经撇去,但却没扔掉,用上那点子鸡油煨了一小碟小白菜。

     以前吃汽锅鸡是不用蘸碟的,但是现在要求有蘸碟的多了,老板也就随客了。

     辣椒油、豆豉、腐乳、盐、味精、酱油、醋、胡椒粉都放在桌上,随客人自取,店主还有一个意思——你要调味我不反对,但我不调,自己来吧。

     袁莫和袁文和都没有要蘸碟的习惯,鸡肉这么肥嫩鲜美,何必用调料把鸡肉的本味掩盖了呢。

     父女二人几乎无话可说,袁茉讨厌这种的氛围,愈发想念在清欢和朋友们一起吃饭的日子,高高兴兴,欢欢乐乐,那才叫吃饭。

     她突然想起重生前的日子,为了拿到主编的位子,她奋力厮杀,不惜一切代价,当她终于成为主编的时候,身边的人不知不觉地离开了她。

     李优结婚了,同事疏远了,那时的男朋友也分手了,似乎一夜之间,她成了孤家寡人。

     大概成功都是有代价的,扪心自问她并不后悔,事业上的成功能让她享受安逸的生活,只是……有些……寂寞。

     袁茉叹了口气,袁文和狐疑地看了她一眼,袁茉抿下唇,随意回头一看,正巧和进门的穆原撞了个正着。

     两人都愣了一下,袁茉下意识地别过脸,突然有点尴尬是怎么回事?!

     穆原和薛珺好不容易等到空位,就在袁茉他们那桌旁边,袁茉和穆原互瞥了几眼,尴尬得气氛更浓了。袁文和注意到女儿不对劲,他看了一眼旁边桌的人,恩?怎么回事?这个男人不是上次……上次和袁茉一起去家里的人吗?

     他是有女朋友了?还是和小茉分手了?

     袁文和心里燃起“好白菜被猪拱了不说,猪还把这颗好白菜放弃了”的气愤。

     薛珺点好菜,笑吟吟地注视着穆原,她爱了十一年的男人,岁月对他太温柔了,三十二岁的穆原和二十一岁时的穆原几乎一模一样,时光似乎都绕着他走。

     “师兄,你真的不考虑去y大任教吗?”薛珺长得小巧,说话声音也斯斯文文的。

     袁茉的耳朵动了一下,穆原说:“恩,不考虑。”

     “为什么呀?”

     “不想去。”

     “那太可惜了,我还以为能和师兄共事呢。”

     “嗯。”

     袁茉心道:穆原怎么回事,平时挺健谈的呀。妹子长得也挺漂亮的,啧啧,太冷淡了。

     两桌人都无话可说,默默地吃饭,袁茉这桌快吃完的时候,她听见那个女人说:“师兄,你真的不能接受我吗?”

     嚯,现场啊!

     袁茉冲穆原眨眨眼,调侃味道十足,穆原回以无奈的眼神,他正要开口,袁文和暴怒地一张拍在桌上,鼓着眼睛瞪穆原:“臭小子,你居然敢脚踏两只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