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跳海救人
    天刚微亮,韩星便醒了过来,头痛欲裂,酒后的余劲儿还在,韩星甩了甩自己的脑袋,定睛一看。

     这是哪里?

     天蓝色的墙壁,星星点点的荧光墙饰,硕大的西式床,以及这带着一股清香的被子,没有一样是自己熟悉的,韩星忽然瞥见了枕头边露出的一张照片,那是一张他的照片,穿着纯白的西装,幸福地微笑着,看来这个房间的主人是自己相识的或者认识自己的人。

     韩星躺在床上,嗅着这沁人心脾的味道,胸腔里面堵塞着的闷气似乎慢慢的消散了一般,浑身都觉得舒服多了,他慵懒的享受着这美妙的感觉,贪婪的又睡过去了。

     到了响午,肚子的饥饿感生生的弄醒了韩星,他爬了起来,走到屋子的大厅,找了杯水喝,正在打扫客厅的李嫂突然看见一个男生在她们屋子里,吓了一跳,随即又恢复了平静,继续拖她的地,这种男女混住的宿舍,有男的来这里也见怪不怪了,虽然这栋楼住的全是女的。

     妩梦把韩星安顿在自己的房间后跑过去跟可儿挤了一晚上,也许是认床的关系,她一个晚上都没怎么睡好,直到凌晨不知道几点钟迷迷糊糊的小睡了一会儿,这不才刚起,就从楼上见到了喝水的韩星。

     “你醒啦。”妩梦一边走下楼梯一边说道。

     韩星拿着杯的手一顿,抬头望向走向他的妩梦,说道,“怎么是你?”

     “为什么不是我,这是我的宿舍。”妩梦漫不经心的说道。

     “我怎么会在这里?”韩星继续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你自己跑到我们宿舍门口喝的大醉,我是看你可怜才把你弄进来睡的,你要是生个什么病在我们宿舍门口一命呜呼了,我可担不起这个责任。”明明心里并没有这么想,妩梦却还是死鸭子嘴硬,非要跟韩星顶上两句才舒服。

     “昨晚我睡的是你的房间?”韩星想起了早上自己对那个房间那张床的迷恋,一阵心慌。

     “不然呢?”妩梦觉得他是明知故问。

     “哦,那多谢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韩星放下杯子转身就要走,妩梦突然开声留住了他。

     “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我——”韩星停住了脚步,并没有回头看她,“现在说这些还有意义吗?”

     “你不说怎么就知道没有呢,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会怎么回答?”妩梦一直都很不喜欢他那种拖泥带水欲言又止的样子,很懦弱,也很不负责任,可是自己偏偏喜欢上了这样的一个人。

     “那好,我们今天就说清楚。”韩星转过身认真的看着妩梦,“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跟你交往只是怕云发现我跟雪儿在一起,这样你满意了吗?”

     “满意,非常满意!那我今天也郑重的告诉你,我喜欢你,从一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虽然说我很恨你欺骗了我的感情,可我就是他妈的犯贱还喜欢着你,你又满意了吗!?”妩梦头一次在韩星的面前留着泪,似乎已经隐忍了很久。

     韩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其实一直都不怎么敢再次面对妩梦,昨晚他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跑到她的宿舍门口来了,现在的他只想逃离这边,逃离这一切。

     “你走吧,回你爱的人身边去吧,我承担不起夺人所爱的责任,也不想背上小三的罪名。”妩梦转身走回了楼上,可儿还在睡着大觉,李嫂也早就识趣的退到门外整理花圃去了,空荡荡的大厅又剩下韩星一个人,他突然觉得自己好空虚。

     周末是妩梦每周例行回家的日子,她们家在珊瑚岛最东边的一块儿海滩旁,一排排的茅草连屋架在浅浅的水滩上,透明见底的水里时不时的有着一些五彩斑斓的小鱼,而海滩的上方是一大片茂密的丛林,里面隐隐约约的矗立着一栋英式的洋楼,那是妩梦从小生活的地方,也是她的家。

     在长长的海滩边上有一处高耸的悬崖,长长的朝海里伸展开去,将那片海域遮挡开来,形成一片阴凉,妩梦经常会划着小船停在那里吹吹海风,睡睡觉,一波一波的海浪冲击着小船,跟婴儿睡的摇床一样,别提有多惬意了。

     这天,可儿到妩梦家来串门,两人划着小船到海上去钓鱼,可是钓了很久也没什么收获,可儿觉得无聊,就把船划到了悬崖的阴凉地下休息。

     妩梦迷迷糊糊的睡的正香,一个硬物突然砸到了她的头上,她惊叫一声猛地坐了起来。那头的可儿被妩梦的叫声吵醒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问道,“怎么了。”

     妩梦扬了扬手中的啤酒罐,“喏,不知道哪里飞来这么个东西,砸了我一下。”

     “什么!谁这么缺德,不知道下面有人啊,这还好是个啤酒罐,要是个石头,你的小命还有么!不行,我要去找他算账!”

     还没等妩梦开口,可儿便气冲冲的划着小船往岸边走,看她那架势,似要把那人生吞活剥了一样,妩梦也没敢拦着,只好默默的跟着她一起去看看那个罪魁凶手。

     可儿风急火燎的跑到了悬崖的平台上,远远的,就见一个人坐在悬崖边上望着大海,旁边还零散的横躺着几个空的啤酒罐。

     “那谁!这啤酒罐是不是你的!?”

     虽然明知道就是这个人的,可是那种做了坏事却抵死不承认的人多了去了,可儿在想他要是承认说明他是个有担当的人,她下手就可以轻点,要是他敢否认,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突然听见后面有人跟他说话,凌云习惯性的转过了身,由于喝得有些醉了,迷迷糊糊的看见两个人影朝自己走来,其中一个手里好像还拿着什么,他晕乎乎的支撑着站了起来。

     这一转身,妩梦跟可儿都傻了眼,居然是凌云!好长一段时间没见他了,怎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原本干净清爽温柔阳光的少年变成了眼前这个头发乱糟糟,满嘴胡渣,喝的醉醺醺的酒鬼大叔的模样,妩梦突然有种很心疼的感觉,正要上前扶住他,凌云便含糊的说道,“可能——是我的吧。我——”

     还没说完,凌云脚下一个没站稳向海里面栽了下去,妩梦跟可儿都不由自主的上前想拉住他,却都没来得及。

     风淹没了他的声音,可儿跟妩梦呆呆的望着悬崖上空荡荡的地面,几个啤酒罐在海风的轻扫下一点点的滚动着,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他掉下去了,他居然就那么掉下去了!几百米高的悬崖的,这掉下去还有命活么!

     妩梦拉着可儿赶紧跑到海边,划着小船到了韩星掉落的地点。

     除了层层冲击着石壁的海浪,啥也没有。

     “小叶子,你说他会不会死了啊?”

     可儿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是颤抖的,虽然他掉下去跟自己没啥关系,但是如果不是她们去找他,他也许就不会掉下来了。

     “别慌,我们再找找,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现在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咱也别瞎担心。”

     妩梦虽然嘴上安慰着可儿,心里面却比她还着急,好歹也是朋友一场,跟自己也算同病相怜,她真心的不忍再看他出个什么意外。

     但是可儿的性子比较急,有什么都会摆在脸上,她一边不停地挥动着船桨拍打着水面,一边急切的嘀咕着,“死小子,混小子,明明是你不对,明明是你砸了人,你还敢给我玩儿失踪,你现在要敢出来,信不信我一棍子抡死你!”

     说来也巧,凌云刚刚不小心掉到海里面,脑子顿时清醒了大半,但是由于强大的冲力掉的比较深,差点就晕过去了,好不容易从下面游了上来,刚想透口气,头顶一根棒子挥了过来。

     “啊!”

     只听一声惨叫过后,海面又只剩下海风的声音,湛蓝的水面依旧没有凌云的身影。

     “小叶子!刚刚什么声音?我好像听见有人在叫。”

     可儿吓得握紧了手中的船桨,别看她平时一副小魔头的样子,其实内地里可怕阿飘之类虚无缥缈的东西了。

     “我好像也听见了,貌似是从你那边传过来的声音——”妩梦指着可儿的身侧,突然一个黑色的东西冒了出来,吓得妩梦也尖叫起来。

     “啊!那是什么!”

     “什么?什么?”可儿循着妩梦手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团黑呼呼的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正在往上冒,背后突然一阵阴寒,惊得她毫不犹豫的抡起手中的浆对着那个不明物体一阵猛K,口里面还不停地喊着,“水鬼!水鬼!别冒出来!别冒出来!”

     “救命啊——”凌云每次试图着想冒出水面,都被船上的那个小丫头给拍回了水里,海水不知道喝了多少了,“是我!”

     妩梦突然听到那个不明物体好像在呼救,立即制止了可儿疯狂地举动,“可儿,别打了,好像是个人!”

     “水鬼当然是人了,死人嘛!”可儿并没有停止手中的动作,还是不停的拍着水面,就是不让那个东西上来。

     “好像是凌云!”妩梦加重了语气,“你再拍他就真死了!”

     “啊!不是吧!”可儿突然回过神来,刚刚她们好像就是找他来着,这别掉下来没死,现在被她给打死了,那她不就成了杀人凶手了吗?这可不成!

     可儿立即放下手里的桨,纵身跳入海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捞起了已经被打得不成样子的凌云。

     作者有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