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她还活着
    珊瑚岛,一个并没有被标注在地图上的岛屿,从一个只住着原住民的无名小岛蜕变成一个无论是经济还是政治都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富人岛,这都要归功于珊瑚岛的创造者——叶楚!当初叶楚从美国回来,买下了这个岛屿,花重金改建了岛上的一切,并在这个岛屿上建立了数个知名的商业圈,吸引了各地的名流富商前来进驻,使得该岛屿成为了财富与地位的象征,也造就了他成为珊瑚岛的里程碑。而楚英大学就是叶楚集资创办的,目的就是为了该岛的权贵富商们招揽人才,除了身份显赫的富家名流子弟,普通人要想进入这个学校需要通过层层的筛选,简直比候选国家领导人还难。

     不过珊瑚岛上住的也不尽是有钱人,也有很多慕名前来打工的人长期的住着。妩梦家虽然没那么的富贵,但也还是经营着海边的一家渡假村,相比于一般家庭来讲,她们过的日子还是蛮滋润的。

     学校的事情还是一无进展,妩梦照样和韩星谈着貌合神离的恋爱,上官雪照样跟他眉来眼去的,可儿天天急的直跳脚,凌云还是一副傻样儿,除了前两天叶枫的出现在学校闹一起一阵风波,其他还真没什么特别的大事。

     硕大的礼堂很多社团的人正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道具,今天是学校为了正式欢迎叶枫而特地举办的欢迎舞会,很多同学都报名了各色的表演节目,就为了一搏叶枫的眼球。

     妩梦跟可儿正拉着一个巨大的横幅,礼堂正中央一个硕大的平台铺满了红地毯,四周围原型的阶梯座位零零散散的坐着一些看热闹的学生,大家似乎都为了这个舞会而欢快的忙碌着。

     “这四大家族的差距可真够大的,韩星跟凌云来这边上学,也没见校长这么热心!”

     可儿用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今天都折腾了大半天了也没来得及喝口水,她已经憋了一肚子的怨气,就想找个人发泄一下。

     “算了,大家都忙了一天了,谁让来的是个大人物呢,我们还是忍忍吧,等会儿舞会上咱们咱一边多吃点,补充补充体力,然后再跳几支舞,调节下心情。”

     妩梦盯着舞台周边被玻璃罩子盖着的美食,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可儿禁不住叹了口气,这妞每次一见到吃的什么都忘了。

     美妙的音乐声响起,校长慷慨激昂的站在舞台中央进行着欢迎致辞,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周边的座位上已经坐满了人,有些没有找到位置的,就直接站在座位的过道边看着舞台上的一切,看来这叶家孙子的名头还真能号召不少的人。

     “下面有请新同学叶枫为我们带来第一支舞蹈,叶同学可以在场上任意挑选一名舞伴,大家鼓掌欢迎!”

     一改先前您的称呼,校长现在也直接叫叶枫叶同学了,也许是为了保留座位校长的一点尊严吧,不过叶枫也没放心上,反正叫来叫去都脱不了叶家的孙子这个名号。

     场上的掌声刚落,所有的人都望向了VIP座上的叶枫,每个女生的眼里都闪烁着期待的神情,个个都希望叶枫牵起的是自己的手,好像那是这辈子最光彩最荣耀的一件事。

     叶枫本来就不太喜欢这样的场合,但是校长已经自作主张的准备好了一切,他其实就算不来也没人敢讲什么,但是他想到了上次的那个女生,他想也许在这边能够再次遇见她,他只是想确定一下她是不是自己曾经为之疯狂的女孩儿。

     扫了一眼场上的观众,所有的灯光都打在了舞台上,座位席上黑压压的一片,根本就看不见谁跟谁,叶枫走到校长身边低声说了些什么,校长一招手,舞台上的灯光灭了,座位席上光明如昼。叶枫急切的寻找着那个熟悉的身影,突然,他的目光落在了一个正在跟旁边的女生低声说着话的女生的身上,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他慢慢的,慢慢的踱步到了座位席的中间,在妩梦的旁边停了下来。

     “这位同学,介意跟我跳一支舞吗?”

     感觉到有人在跟她讲话,妩梦抬起了头,叶枫正面无表情的站在她的面前,一只手伸向她,似乎在邀请她干嘛。

     “你是在跟我讲话吗?不好意思,刚刚就顾着跟可儿聊天了,没听见你说什么,能再说一遍吗?”

     场上的气氛突然变得诡异起来,众人开始议论纷纷,大家都觉得这个女孩儿一定是故意装傻,好博得叶枫的注意。

     头一次有种被轻视的感觉,叶枫尴尬的又说了一遍,“能陪我跳支舞吗?”脸上不自觉的泛起了潮红,他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手足无措了。

     妩梦犹豫了一会儿,一边的可儿推了推她,用眼神示意她赶紧答应,妩梦只好面露羞涩的牵着叶枫的手走上了舞台。

     聚光灯重新回到了舞台上,一个西装笔挺的英俊少年,挽着一个全身休闲装的平凡少女,怎么看是怎么不搭,校长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了,怎么什么不挑,偏偏跳这么个平凡的姑娘,连礼服都没穿就上场了,一点都没有尊重他精心准备的舞会,他都开始怀疑这个中人口中神一般存在的叶家的继承人的品味了。

     “我们——我们是不是——”

     叶枫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开口,妩梦忍不住开了腔。

     “对不起啊,我本来就是到这边来帮忙打理现场的,所以也没穿礼服过来。”

     “没事,也没人规定跟我跳舞就不能穿休闲装了,而且,我也不喜欢那些女生浓妆艳抹的样子,你这样,挺好的。”

     叶枫温柔的在妩梦的耳边轻轻地说着,说的妩梦的内心一阵的清风掠过,忽然觉得这个人也不想表面上的那么难以接近,好像她们认识了很久一样。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妩梦突然问了这么一句,叶枫一开始就想试探一下她的,没想到被她先开了口。

     “也许吧。同学你知道这个岛上有个叫藏梦居的地方吗?”

     妩梦一愣,直直的望着叶枫,他怎么知道那个地方?那院子已经被废弃了很久了,前不久她还在那边变相的失恋了,他一个刚从美国回来的大少爷怎么会知道那个院子的名字?

     “你怎么知道那里?”妩梦疑惑的问道。

     “因为那边,是我跟她的家,以前的家。”叶枫说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的伤感,稍纵即逝。

     “谁啊?”妩梦总改不了多管闲事的毛病,一看到别人有秘密,总想着去一探究竟。

     “一个我这辈子最爱的女孩儿。”

     叶枫回忆着小时候的种种,又看了看妩梦,突然妩梦脖子上一条淡淡的细细的疤痕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你脖子上那条疤是怎么来的?”

     “嗯?你说这个啊,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小时候不注意弄伤的吧。”妩梦漫不经心的回到。

     “什么时候?在哪里?”叶枫急切的问道。

     “不记得了,小时候发了一场高烧,7岁之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妩梦说的好像那个失忆的不是自己一样,那么的轻描淡写。

     叶枫停下了脚步,愣愣的站在舞池的中央,盯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儿,是她!一定是她!那年爷爷跟他说她死了的时候,她正好7岁!她的那条疤痕是那年他们一起玩荡秋千不小心摔的,他还因此自责了好久。那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爷爷不惜欺骗了他十一年,也让他如丧尸般没心没肺的过了十一年!如今的她活的很平凡很开心,却已经不记得他了,他是该庆幸还是该痛心呢?

     妩梦见叶枫神色复杂的盯着自己,又转头看了看场上所有人的目光,顿时觉得内心好压抑,一时惊慌的逃离了这个现场,留下了满堂的哗然。

     一个舞会就这么被妩梦这个小角色给破坏了,妩梦一直躲在宿舍里面也没怎么敢出去见人,本来挺平凡的一个姑娘,一夜之间红遍了整个校园,很多人都对这个不知好歹的女生恨得牙痒痒,也有些对她特别崇敬的,居然敢得罪了叶家的人,话说她也姓叶的好不,可惜同姓不同宗,八竿子都打不着边儿的。

     这天,韩星开着辆保时捷来接妩梦去吃饭,出门的时候,大家都用一种很异样的眼神望着她,不但四大家族的韩氏继承人被她给虏获了,还跟凌氏的继承人交上了朋友,更甚者在叶氏继承人面前装模作样的,众人怎么能不嫉妒得眼红呢!

     “你没事吧。”韩星关切的问道。

     “没事,我就想去学校外面转转。”妩梦有气无力的回着,最近被这些谣言弄得一直没睡好觉,同屋的其他几个人也没给过好脸色她看,可儿虽然一直护着她,但是总还是会影响到妩梦的心情。

     “好。”也不看妩梦,韩星像个陌生的出租车司机一样,只要客人有需求,他就会载她去哪里,妩梦已经开始厌倦了这种互相怀着心思的日子,一直想找个机会跟他谈分手,却总是开不了口。,也不知道是自己舍不得,还是心里面不甘心。

     在经过市区的一家高档西餐厅的时候,韩星有意无意的往里面看了一眼,车突然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