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僧院
    萧祯问她想让自己做什么,但龙卫凤刚开口说了个“我——”字,萧祯忽然一挥手截断她的话道:“不必说了,我已尽知。”

     说着,抬头望了望远处碧青的山峦,滔滔的云雾,复携起她的手道:“且回车上。”

     竟然就将她复送回车里了。

     龙卫凤登上车辕时再次启口说:“萧祯,我——”,但萧祯不容她往下说,只道:“不必再说。”

     就让她进去了,但这次他却没有同车。

     小童青河上来取走了文书等物,又送来香炉厚毯等物,车队复起行,萧祯疑似去了别的车辇,未再上来。

     龙卫凤不知他是何意,想想刚刚自己那一番言语,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她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对人说过这样的话后,会是这样的感觉。

     但萧祯不在,让她压迫感减少了许多,终于可以放松身心,靠在窗上,看着外面的秋雨秋山,默默沉思。

     又想起课余时间看闲书,见有人写过“世上不如意事十之□□”,又想到自己乃是一个穿越之身,虚世飘零,身如浮萍。纵然龙家人和她这个身子有血脉相连,按实际而论,其实也乃是陌路人,如今她坦诚了自己的身世,纵然那封信到不了龙家人手里,他们也必会从二嫂口中听到实情,她自己亲手,将她和这世上的唯一一道联系,也斩断了……

     她如今还有什么呢?她想起了莫独,想起了他的承诺,他的音容话语。可是关山万里,各属一国,此生又是否还能再见呢?

     她觉得自己穿越了以来,变得已经不像本来年龄之人,脆弱,多疑,心灰意懒,连在云中时的那股子能干的劲头都几乎没有了,还枉谈什么宏图大志,如今已只剩下了一个任人摆布,身如浮萍。

     这样消极的想着,在青山影里,水雾朦胧中,就又不知行了多远,终于前方又出现了城镇的模样,大队停了下来,吃饭打尖。

     一座雨蒙蒙的山城,随行的大队大多湿了衣衫,除了值岗的,各自寻近便处休整换衣衫,早先来打探下处的人已经将闲人赶散,一座还算干净的客栈清出场子来,布置妥当,几个随行的丫鬟仆妇就过来接龙卫凤。这次,萧祯没有过来。

     一时上楼更衣毕,复下楼来吃午饭。萧祯亦不在,似乎在别室内与人说话。

     久久之后,萧祯才复出来。龙卫凤此时因没有多少胃口吃东西,只在一边坐着喝茶,还未进食。

     萧祯过来看了看她,就道:“你来。”见她摇头不来,他便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低头望了一会儿她的脸色,见旅途的颠簸使她柔嫩的脸上微有倦容,秀眉横黛,眼清如水,柔唇一抹嫣红,不描而红,又想到曾闻说其母乃是江南周家之后,周家出美人儿,其母当年许嫁龙征(龙卫凤之父)之时,曾经名动京师。如今她是真龙卫凤也罢,假的也罢,只是这张柔嫩嫣然的容貌,也可以度其母之姿容。

     这样想着,依然觉得难放手。就复携起她的手,含笑道:“莫不是——见了我,便吃不下饭去?”

     ……

     龙卫凤没想到萧祯也能作戏语,而且是这样自贬的,且还一语正道中她的心事。

     她微微一僵,就有些坐不住——因被人揭破心事。复想想午间所言,又有些羞容,忙抽出手,又往旁边坐了一下,道:“没有。”别过头。

     萧祯见她害羞,又不自在,就又笑了一下,看了看桌上的饭食,便命人检出清淡的几样来,放在二人面前的小几上,又对她道:“我却饿了,你陪我吃些可好?”

     竟是这样温语要求。

     龙卫凤又更不好意思了一些,又因萧祯放开了她的手,让她不那么紧张了,此时不好答语,就只低头坐着。

     萧祯就又笑了一笑,不再说什么,开始吃饭。

     龙卫凤是除了行路什么也没干的人,萧祯却是人在千里之外,心寄朝廷,没有一刻闲暇,所以他是真饿了,慢慢吃着饭,一边看龙卫凤似乎比在中都时更细了一些,就想她虽然细弱了更觉好看,楚楚可怜,却也不是保养身体之法。如今到瓜洲渡还有三五天的路程,这一路上,倒要将她好好调理调理才好,也免得见了龙家人,好像自己怎样折磨她了似的。

     萧祯带龙卫凤回都城,却并不是直接北上,而是先平行到瓜洲渡口——再有两日,龙家随龙尚芝、龙尚璟南下的家眷也就到了,经此一别,至少三五年大概不能相见,所以他顺道带龙卫凤到瓜洲渡见见龙家女眷,再北上中都——如今中都只有已经成婚的驸马龙缨,并其弟龙戟尚在,女眷则随夫赴任,龙老祖母亦随长子龙尚芝南渡。萧祯的意思,江南兼西南两处大关节处,都要龙家二子节制,如今他北方已定,在龙卫凤私去东海郡的时间里,他的封号,已经由定国公升级为北王——一个北王,大周半壁江山都成了他的封土。朱氏的朝廷已经成了他国中的朝廷,吞并之日,指日可待。

     因此龙家人也无法问及他尚未成大礼就将龙卫凤带入北王府,也更没法提什么龙卫凤与莫独可能有的旧日之情。

     他如今,已经与他们都不是平级,将来,更是遥不可及,一切都不能按平常礼数论了。

     只是龙卫凤尚不知就里,以为如今还是初离中都时的那段公案。谁知翻云覆雨间,世事早就又变了一个模样。

     这里她坐着不吃不喝,只等萧祯吃毕饭,婢女拿上漱口水来,漱口浴手罢,萧祯复命婢女炖一盏燕窝来,让龙卫凤吃了好上路。

     这样等燕窝的功夫,又在客栈歇息了一个多时辰,终于看着龙卫凤喝下了燕窝粥,萧祯这才携她的手出来,复上车。这次只在她这车内坐了一坐,一会儿中途暂住时,就又下去了,换到了别的车上。

     龙卫凤见他十分忙碌,不知忙些什么,以为只是日常公务,也不甚在意,只看车内小书架上磊磊的书籍,就随手抽出了一本来看,依然是上次在云中时未看完的《春秋》,便接着上次的章目继续读了下去。

     阴雨天,天黑的似乎也快,展眼又到薄暮之时,此时车行却在青山旷野之处,远近没什么人家,前面探路的人回来,说前方有座古刹,庙宇颇多,亦甚整洁,堪可歇马,请萧祯示下。萧祯想了想,便命权且在彼暂住,明日一早起行,又命随行大军就近护卫,不得有差池。

     这里长队起行,才复往那叫“潭月寺”的寺庙去了,穿林度木,这潭月寺却在一处依山傍水的平地之处,四周花木葱茏,映着暮雨山雾,倍添秋寒。

     一行人入寺,随行人员就近驻扎,寺院僧众全数退居后舍,偏殿素日接待贵宾之处收拾了出来,请萧祯等人入内歇息。

     因雨季,楼下略微潮湿,龙卫凤的住处安排在了楼上,四处的人都清空了,只有丫鬟仆妇在楼上楼下伺候,萧祯更衣毕,依然先在别室问些公事,待到掌灯时分方才过龙卫凤这边来。

     此时龙卫凤已经沐浴更衣毕,在楼下坐着了,等晚饭。另一个也是楼上只有卧房和一个退步间,她不愿意待在上面。

     萧祯过来,见她洗漱之后看起来倦色去了不少,也觉高兴,站在殿内四下看了看,道:“这潭月寺的山景最好,这里太低,我带你去露台处看看。”

     说着,携着她的手往二楼去。

     二楼确实有个大露台,却在卧房之外,长长的一溜,绕着这偏殿的二楼整整一圈。萧祯就带着她在面对着前院青山的这一面,慢慢走,慢慢看,虽然已经暮色四合了,但雨雾中四周却还见一点儿朦胧的山影,檐角的竹枝竹叶挂着雨滴,细雨打屋檐,在这寂静的僧院,别有一番意境。

     萧祯牵着她的手走着,将两廊的山影竹子都看过一遍,便在廊下立住了身子,昏昏漠漠之中,他垂头望着她,忽然伸手,挑起了她的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