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柳青夫人 海棠留香
    陈道安的确是个好徒弟,在当下尔虞我诈利字当头的江湖上,像陈道安这样忠厚的人实在不多。只可惜,忠厚往往被人看作愚蠢,孝道往往被当成墨守成规、冥顽不灵。积土方能成山,积水才能成渊,世人都太过急功近利,就忘了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人要是急于求成,就容易迷失本心。还没有学会走,先想着如何跑,看重结果而不注重过程,固然能有一时的成功,终究不过是饮鸩止渴能成大器。常言道,莫以成败论英雄。建万世之基好似砌高楼大厦,一砖一瓦、一石一木容不得半点马虎,画饼充饥不过是自欺自人罢了。

     严灼心的一番话让陈道安坐立不安,辞了煞宁儿,他一路上不敢多做停留直奔长安而去。十日后赶到长安,鉴宝大会已近在咫尺,此等武林之盛会,洛英山庄上下一片喜庆正式进入洛河图时间。

     见此情景更让陈道安着急上火,他一个健步冲进门去,迎头正好和梁肖月撞了个满怀。做了亏心事的梁肖月一见陈道安,顿时心慌意乱。不料,陈道安只是瞧了梁肖月一眼,就从梁肖月身旁绕过去径直往里走。

     他这是什么意思?好歹自己是大师兄,见了面怎么连句问候的话也没有?莫非他是要去洛树云那里告自己的状?梁肖月来不及多想,抢先一步拦住陈道安的去路,装模作样道:“哎呀,师弟你总算回来了,你不辞而别,你可知道师傅和我有多担心。”

     陈道安这才回过神来,梁肖月毕竟是他的大师兄,他一着急竟忘了长幼尊卑,急忙拱手恭恭敬敬道:“我有要事禀报师傅冲撞了大师兄,请大师兄赎罪。”

     他有什么要事想告诉洛树云?不会是......不过看陈道安的样子,不像要去告自己黑状。难道严灼心没有和他说点什么?严灼心要是什么都没有和他说,那鬼才信。梁肖月想了想笑着问道:“师弟,这段日子你都去哪了?”

     陈道安答道:“我先去见师父,回头再和大师兄细说。”陈道安没有正面回答说完就走,让梁肖月心中七上八下。他要是去告自己的状,哪还有什么回头再说,梁肖月忐忑不安急忙跟上去想瞧瞧陈道安想说什么。

     自从洛河图到了洛英山庄,洛英山庄就成了个万花筒,江湖中人的眼睛盯在洛英山庄上,洛英山庄发生任何事都有无数双眼睛盯着。李香书名正言顺成了洛树云的座上宾,洛英山庄一点鸡毛蒜皮的事他自然不会放过。宋青当然也如此,此人贪财好利,只要给足他价码,他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只怕他早就被人收买了。

     陈道安来到大厅前脚刚向洛树云、白无常请完安,李香书、梁肖月、宋青后脚就跟进门来。进门后,三人纷纷向洛树云问候,洛树云对三人点头一笑,之后道:“道安,你回来得正好,洛河图为师已经拿到手,再有几天就是洛英山庄的大日子,到那时,为师将用洛河图号令天下,以此同时,为师将向天下英雄宣布你师妹和李公子大婚的喜讯,现在正是用人之际,至于这段日子你去了哪里,为师不想多问,望你好自为之。”

     这话大出陈道安所料,他一心为洛英山庄,丝毫没有半点不忠,何来这通责备?更让他的震惊的是洛树云已经决定把洛诗禾嫁给李香书。李香书抛弃梦云的手段可谓下作,洛诗禾怎么能嫁给他呢?当着李香书的面陈道安不好言明,他看了李香书一眼拱手不解的问道:“师傅,那程不归那边该怎么办?”

     洛树云呵呵一声道:“为师再傻也不会把诗禾嫁到程家去。”

     洛英山庄已经收了洛河图,洛树云此举岂不是出尔反尔。陈道安急了,忙抱手道:“可洛英山庄已经收了洛河图,师傅若执意把师妹嫁给李公子,程不归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天下英雄又会如何看师傅。”

     陈道安刚回来就敢当面顶撞他,陈道安心里有没有把他这个师傅放在眼里?洛树云暗自生气。他话里有话同时还表明了不想让洛树云把洛诗禾嫁给李香书,李香书心里肯定也不怎么高兴。只见洛树云把脸一拉问道:“道安,你是在质疑我吗?”

     宋青最喜欢溜须拍马,这等讨好洛树云的机会他岂能放过。于是,跟着道:“二师兄,师傅就师妹这么一个女儿,自然要为师妹将来的幸福打算,咋们做弟子的不为师傅分忧也不该对师傅的决定说三道四,二师兄你这么对师傅说话,不知心中可还有师傅?”

     陈道安急忙跪下道:“弟子怎敢质疑师傅,弟子对洛英山庄忠心不二。”

     洛树云余怒未消冷冰冰问道:“那你说说,你什么意思?”

     陈道安解释道:“这些年洛英山庄树敌太多,徒儿是想,洛英山庄不能再树程不归这个强敌,请师傅明察。”

     洛树云哈哈一声道:“程不归占着有大鹏王撑腰才敢不把为师放在眼里,可大鹏毕竟远在关外,他能管得了中原武林的事?洛河图已经是洛英山庄的,只要洛河图在手,为师就能用它号令江湖,二十年前让程不归侥幸逃脱,这次我要彻底斩草除根用除后患。”

     洛树云的话越发狠辣决绝,陈道安担心的恰恰就在此处。等洛树云说完,陈道安义正言辞抱手道:“师傅,以徒儿之见,洛河图根本不是什么武林至宝,反而是烫手的山芋,远的不论,就拿二十年前的泰仁山庄来说,当年的程不归得到洛河图可曾令天下英雄俯首帖耳?他换来的是什么?是灭门之祸,依徒儿看,洛河图是件不祥之物不要也罢,请师傅三思。”

     陈道安直言不讳,足见他对洛英山庄绝无二心。但他忘了一件事,二十年前灭泰仁山庄满门的正是他的师傅,如今的武林盟主洛树云。二十年前那件事是洛树云一生最大的污点,自己教出来的徒弟竟然对自己做过的事指指点点,那不是打自己的嘴巴吗?洛树云越听脸色越不好看。

     在场之人听闻此言,不禁暗笑陈道安是个白痴,连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他都不知道,怪不得他得不到洛树云的宠信。只见洛树云压着火气脸色铁青,宋青又开始说讨好洛树云的话,他对陈道安道:“师傅是武林盟主,只有师傅才有资格拥有洛河图,程不归算什么东西?二师兄,你怎么拿师傅和程不归比较?你还不赶快向师傅认错。”

     陈道安无动于衷,看样子他是铁了心不想为刚才的话认错。洛树云看了白无常一眼,自己的徒弟他还是了解的,以陈道安的心智,他绝对说不出这番有见识的话,一定是有人教他的。洛树云不动声色,白无常问道:“道安,这话你从哪里听来的?”

     陈道安听后一愣,他分别看洛树云和白无常一眼答道:“是严公子和徒儿说的,严公子还说,洛英山庄将有一场大难,徒儿寻思严公子是天玄阁阁主,他知道的事肯定比别人多,徒儿一心为师傅着想,为洛英山庄着想,请师傅务必相信徒儿。”

     一旁各怀鬼胎的人听后,心中不免担忧,要是洛树云听信陈道安的话,事情就不好办了。千不该万不该陈道安搬出严灼心来,洛河图已经得手,严灼心和洛英山庄虽算不上是敌人,至少不会是朋友,他凭什么要帮洛英山庄的忙?不过,从这些话里可以听出,陈道安倒是真心实意为洛英山庄着想,洛树云不喜欢他,也不至于会怪罪他。

     沉默一会,洛树云问道:“道安,你的意思是说,这些话都是严灼心告诉你的?”

     陈道安点点头道:“确实是严公子亲口和徒儿说的,他说他是天玄阁阁主,天玄阁要守天玄阁的规矩,有些事情他不能和徒儿说的太多。”

     说到这,洛树云轻笑一声道:“道安,你被他骗了。”陈道安不解,“啊”一声抬起头。洛树云走到李香书面前道:“相书,严灼心的为人你最了解,你来说说看,严灼心说的话能信吗?”

     李香书不能让陈道安的几句话破坏自己的计划,但有不能让人瞧出他的心思,他想了想拱手道:“晚辈和严灼心义结金兰,他的为人我是最了解的,他说的话有时真有时假,有的时候,连我也分不清楚哪句是真的哪句是假的,不过,江湖上人人都知道,要想从天玄阁那里得到什么消息,是要花大价钱的,不是我不肯相信陈师兄的话,实在是这件事有诸多疑点,望陈师兄明察。”

     李香书如此回答,就把所有问题抛还给陈道安。陈道安答不上来,梁肖月接上话道:“师弟,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天玄阁要守天玄阁的规矩,既然如此,这么重要的消息严灼心怎么可能告诉你呢,你想想看,这次为了得到洛河图洛,英山庄和天玄阁算是翻了脸,肯定是花依怒死后姓严的怀恨在心,所以才会编出这种瞎话来骗你,我一直就觉得,严灼心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小人,江湖险恶,师弟,你说是不是。”

     你一言我一语倒把陈道安说糊涂了,陈道安不禁怀疑,难道真是严灼心在骗他?正想着,洛树云道:“道安,你刚回来,先起来下去休息吧,别的事你不用管了。”

     陈道安拱手道:“是师傅。”说完给洛树云磕了个头退下去。

     陈道安走了以后,洛树云一挥手对李香书、梁肖月、宋青三人道:“你们也下去吧。”

     大厅中就剩洛树云和白无常两个人。洛树云和白无常都是老江湖,风风雨雨那么多年,岂能因为三言两语轻信于人。腊月初八的鉴宝大会肯定有一场争斗,弄不好有可能盛世变丧事二人心中有数。陈道安转来严灼心的话二人虽然有挑拨离间之嫌,可正所谓有备则无患,其实二人早在私下里做了准备,听完陈道安的话,就令二人更加警觉。

     等所有人都走后,洛树云问道:“白兄,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白无常哈哈笑道:“严灼心的话不能全信,我看刚才他们说的话也不能全信。”

     洛树云一听问答:“此话怎讲?”

     白无常嬉笑道:“堡垒往往容易从内部攻破,能出卖你的,永远只可能是自己人。”

     话已经说得够明白的,洛树云狡猾聪明,他要是一点警觉都没有,那他就是傻子。当然,做大事者不拘小节,他这几个徒弟他最了解,宋青阴险狠毒利欲熏心,梁肖月贪财好色,陈道安太过忠厚,都成不了什么大事,他大可不必过于放在心上。偏偏他算漏了两个人,一是他所谓的大舅子杨关山,一是他精挑细选的乘龙快婿李香书。

     从大厅走出来,陈道安心事重重,严灼心和洛树云等各执一词,让他相信谁的好?陈道安向来示洛树云如师如父,他素来把洛树云的话奉为圣旨,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叫子亡子不得不亡,可这是关乎洛英山庄兴亡的大事,他怎么能仅听一面之词。且不论严灼心是不是骗他的,洛河图落到谁手里谁就要倒霉这是他亲眼所见的事,他一片好心怎么就得不到洛树云的认可?最让他烦恼的是洛诗禾和李香书的婚事,李香书野心勃勃,被他欺骗的女人不少,要不要把梦云的事告诉洛树云?洛英山庄已经收了程不归的聘礼,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洛树云身为武林盟主岂能言而无信?这不是失信于人,让天下英雄看笑话吗?

     近年来,武林中高手辈出,铁枪会、黄河帮的势力几乎能与三大山庄并驾齐驱,洛树云明面上是武林盟主,洛英山庄却是每况日下,不听武林盟主号令的事层出不穷。虽说阴狮短命死了,毕竟洛诗禾的婚事洛英山庄已失信于铁枪会,若再失信于程不归,如此反复无常洛英山庄在江湖中的威信何在?日后谁还敢相信洛英山庄?

     世上的事名不正而言不顺,言不顺而是不成。武林中自古皆是忠肝义胆之辈,江湖中人行事素来以侠义为先,讲的是光明磊落,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唯利是图,人人只为自己的前途命运着想毫不顾忌江湖规矩,成了一盘散沙。江湖之所以像现在这样纷争不断,根源在洛英山庄。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洛英山庄是天下武林之首,江湖中各门各派都以洛英山庄为榜样,洛英山庄做事不守江湖的规矩,天下英雄学得有模有样,江湖岂有不乱的道理。洛河图是小,名声是大,陈道安不想洛树云成为反复无常的小人,也不想看到洛英山庄有什么不测。洛树云不听他的劝阻,他心想,洛树云不愿听,洛诗禾应该知道顾全大局为洛英山庄的成败着想。洛树云最听洛诗禾的话,只要能说服洛诗禾,事情就容易多了,于是,他匆忙去见洛诗禾。

     与洛诗禾见上面,相互问候几句,洛诗禾道:“二师兄去哪了?爹让你护送舅舅出关,你怎么不辞而别?”此事陈道安颇感惭愧,一时答不上来。洛诗禾迎上来又道:“好在舅舅已经平安回到长安,二师兄不必自责,你回来就好。”听了这话,陈道安心中才好过些。接着,洛诗禾追问道:“不知二师兄找我有何要事?”

     陈道安回过神来问道:“听说师傅要把师妹嫁给李公子?”

     这话问得蹊跷,洛诗禾心中有些不快,挑了陈道安一眼问道:“不知二师兄有什么高见?”

     洛诗禾的话语中有几分怨念,陈道安丝毫不察,愣头愣脑的道:“是这样的,洛英山庄已经收了程不归的聘礼,师傅若是执意把师妹嫁给李公子,我担心此事必然会激怒程不归,洛英山庄先前失信于铁枪会,要是在失信于程不归,我担心此事有损洛英山庄的声誉,我想让师妹帮我劝劝师傅,倘若师傅真想把师妹嫁给李公子,不如把洛河图退还给程不归。”

     世上怎么会有陈道安这种直肠子的人,他明目张胆在洛诗禾面前这种话,不是存心找不痛快。洛河图绝没有退回去的可能,洛诗禾闷闷不乐转过身去不声不响道:“二师兄有什么话,你怎么不自己去和爹说?”

     陈道安道:“我已经见过师傅,可师傅他老人家不听我的劝,他最听师妹的话,所以我想......”

     洛诗禾沉醉在与李香书的婚事当中,谁要是对她说三道四就是和她过不去。不等陈道安把话说完,洛诗禾打断他的话道:“我知道二师兄一片好意,可这是爹的决定,恕我爱莫能助。”吃了闭门羹,陈道安站在原地不动,洛诗禾再问道:“二师兄还有什么事吗?”

     陈道安“哦”的一声道:“我回洛英山庄之前,严公子曾和我说过,洛英山庄将有一场大难,让我提醒师傅小心,只是不知道师傅会不会听,还请师妹多劝劝师傅。”陈道安一抱手。

     洛诗禾一听,自言自语道:“严灼心......”洛诗禾停下来想了半天,转过头对陈道安道:“二师兄刚回洛英山庄,一定累了,不如先回去休息,你说的话我一定转告爹。”有洛诗禾这句话,陈道安就安心了,他一听大喜,拜别洛诗禾后高高兴兴离开。

     也许陈道安说者无心,洛诗禾却听者有意。想起花依怒,洛诗禾心中激起一点波纹。她以前只知道严灼心是个一无是处的江湖浪子,相识之后才知道严灼心从来说一不二,他不会无缘无故和陈道安说洛英山庄将有大难这种话,一定是他得到什么消息。洛诗禾正想着,李香书走进门来,在感情面前洛诗禾就是个傻子,李香书的美男计让她脑海中的疑窦顿时消失,之后就把陈道安的提醒忘得一干二净。

     鉴宝大会有条不紊的准备着,洛诗禾对李香书死心塌地,一颗心都在李香书身上,自己的话她根本没有听进去,陈道安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忽然间,他恍然看清,哪里有好处所有人都在削尖脑袋往哪里钻,根本没有人在乎洛英山庄的安危,洛英山庄怎么成了现在这个样子?陈道安百思不得其解。既然他说的话没有人听,那他就去找一个说话有人听的人,陈道安恨恨离开洛英山庄。

     天有不测风雨,进入腊月就到了一年当中最寒冷的季节,阴天加之人情淡薄似乎让这个寒冬变得更加残酷。陈道安出了长安城往东走,大约半个时辰后,来到一处僻静之所在。但见草木逐渐变得繁多起来,深邃悠长的青石小路越走越窄,深冬时节草木枯萎,落叶随处散落在路面上,露水洒满青石小路,上面长满青苔,这种地方一看就知道不像有人常来的样子。再往前走了一段,豁然开朗,林间一片空旷的场地上出现一座别致精巧的小院宛如仙境一般。

     但见正面口高挂的牌匾上写着“空山宜居”四个黑子,陈道安走到门口敲了敲门,不久并有一个身穿青衣素服的少女前来开门。陈道安和少女说了几句,少女这才打开门让他进去。

     院中除了来开门那少女以外,还有另外两个打扮一模一样的少女。院子不大,却收拾得井井有条,看上去一尘不染,其中栽种一些花草盆景,倒不是什么名贵品种,不过是随处可见的野草罢了。瞧得出主人种这些花草不过是陶冶兴致,想来,这里的主人不是什么人大富大贵之人。

     那少女将陈道安引到正厅门口并退下去。陈道安走进正厅,见大厅**奉一尊文殊菩萨金像,一个长发齐腰,穿的同样是青衣素服的女人跪在地上认真诵经礼佛。陈道安见到那女人,眼眶一下子湿润了。在整个洛英山庄,只有这个女人对他最好,陈道安扑通一声拜倒在地道:“徒儿拜见师娘。”

     那个女人看上去心无旁骛,她面容姣好大约三四十岁的样子。她不是别人,正是洛树云夫人、洛诗禾的亲生母亲杨柳青。此人一生劫难,她经历了丧子之痛,又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丈夫为满足私欲灭了兄弟满门,她心灰意冷本想遁入空门。可她毕竟还有一个女儿在世,又怎能看破红尘,所以就和洛树云斩断情丝,在这空山宜居诵经礼佛从此不问世事。她在这里一住就是十年,再也没有踏出空山宜居大门半步。

     杨柳青慢慢站起来转过身,她看着跪在地上的陈道安道:“道安,我不是让你不要到这里来吗?我不想被任何人打扰。”

     陈道安泣不成声拜倒道:“师娘,并非徒儿有意来打扰您,徒儿实在有不得已的苦衷,望师娘赎罪。”

     杨柳青思虑片刻道:“你起来说吧,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陈道安跪地不起恳求道:“师娘,洛英山庄大难临头,可师傅他不听徒儿的劝,徒儿想请师娘看在你和师傅夫妻一场的份上去劝劝师傅,让他别再要什么洛河图了。”

     又是洛河图,杨柳青心一凉轻叹道:“洛树云心魔太重,我和他早就一刀两断,外面的事和我再没有半点关系,道安你起来吧。”

     陈道安不甘心道:”师娘......“

     杨柳青道:“世上的事冥冥中自有天意,心魔难除谁去劝也没有用,洛树云就你一个好徒弟,可惜你为人太过忠厚,时常会被别人算计,不过,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要相信,这没什么不好的。”

     陈道安心痛欲裂道:“师娘,难道你连师妹的幸福都不管了吗?”

     洛诗禾是杨柳青的一切,她之所以不能看破红尘就是因为这个女儿。听了陈道安的话,杨柳青心一痛问道:“诗禾她怎么了?”

     陈道安道:“师妹她快要成亲了。”

     杨柳青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一听高兴的道:“女儿大了自然要嫁人,做娘的高兴还来不及。”

     陈道安急道:“师娘久居于此,外面的事你有所不知,洛英山庄已不复往日的辉煌,师傅本打算和铁枪会联姻,阴家公子来提亲的当日日,程不归突然派人以洛河图做聘礼也来提亲,师傅想得到洛河图,虽然收了铁枪会的聘礼却还是毁了这桩婚事,那阴家公子又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被人给杀了,洛英山庄已经得罪了铁枪会,可如今,师傅得到洛河图,却要把师妹嫁给一个叫李香书的人,徒儿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劝师傅,所以才来求师娘出面。”陈道安接着,把程不归如何来提亲,洛河图如何丢失,洛英山庄如何胁迫严灼心去找洛河图的下落,洛诗禾是如何爱上李香书,洛树云又是如何得到洛河图这些事一五一十告诉杨柳青。

     杨柳青没有想到自己的亲生女儿竟是那样一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惜牺牲自己名节和一生幸福的人,她心痛万分,只恨自己没有教好洛诗禾。孩子是母亲的性命,杨柳青流着泪,脚下站不稳一步步往后退。陈道安急忙站起来扶住她道:“师娘你要保重身体。”

     杨柳青转过身懊悔的哭道:“诗禾我的女儿,是娘没有尽到做娘的本分......”哭过之后,杨柳青擦刚泪水转头问道:“你说程不归还活着?”

     陈道安点点头道:“程不归不但没有死,他还在关外雄踞一方,势力不容小觑。”

     杨柳青想了半天道:“婚姻大事岂可儿戏,程不归既然来提亲,说明他和洛英山庄有和解之意,诗禾理应嫁到程家去,至于铁枪会阴家,阴少爷已死,是洛英山庄对不起阴家,诗禾也是我的女儿,道安,你把我的话原封不动带给洛树云,至于他肯不肯听是他的事。”

     陈道安想让杨柳青亲自去一趟,只是杨柳青不肯,他也没有办法,拱手道:“是师娘。”

     洛诗禾是杨柳青十月怀胎生下来的,虽说这十年来杨柳青没有在她身边照顾,可自己女儿一生的幸福杨柳青又怎能不闻不问。杨柳青问道:“你说的那个李公子是什么人?”

     陈道安正发愁没有地方倾诉,杨柳青问起,他正好可以一五一十全告诉杨柳青。陈道安烦恼的道:“李公子名叫李香书,他饱读诗书年少有为,在江湖上有香书公子的美誉,可他城府极深,实则是个道貌岸然负心薄幸的伪君子,徒儿在江湖上遇到过一个女子,她被这位李公子欺骗了感情这还不算,这位李公子眼看事情败露,居然废了她的双脚,还让手下人轻薄于她,要不是有高人想救,只怕连性命都难保。”

     杨柳青听后更加着急问道:“诗禾她可知道这件事?”

     陈道安叹一声答道:“这位李公子极善伪装,他野心勃勃江湖上的人也是最近才知道,师妹对他的为人自然有所耳闻,可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好像都觉得他做的事理所当然,师傅一心想把师妹嫁给他,师妹整天和他在一起,有些话徒儿实在不知道该讲不该讲。”

     杨柳青转身双手合十抬起头看着那尊文殊菩萨的金象长叹一声,她这一声叹息穷尽她对世风日下的无奈。陈道安有什么想不通的呢?当下这个世道,男人如果没有点手段,如果连欺骗女人感情的本事也没有,做人做事一板正经,恪守忠孝仁义,人品端正,大公无私,这种男人在别人眼里就是没本事,世人当然瞧不起。话说起来真是讽刺,那个重品行,尽忠职守侠肝义胆的世道到底哪去了?

     杨柳青闭上眼睛,她在佛祖面前寻找安慰,希望上天能赐予她智慧,让她斩断一切烦恼。洛诗禾生在这样一个黑白颠倒的江湖,一切都是她的命,她自己选择的路别人管不了。她是洛诗禾的母亲,她毕竟错过了洛诗禾最重要的十年,现在她还有什么资格去管洛诗禾的生活?她既然已经决定不问世事,那就一切随缘吧,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常伴青灯在佛祖面前为洛诗禾祈福。

     杨柳青坐下来道:“道安你走吧,把刚才和我你说的话带给洛树云,其他的事我管不了了。”

     陈道安见劝不动杨柳青,只好就此作罢,他给杨柳青磕了三个头起身出门去。离开空山宜居,陈道安百感交集,有些事他永远想不明白,就像他从来不明白自己一心为洛英山庄着想,为什么始终得不到洛树云的赏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尽管他从不是洛树云最在意的弟子,但在这种危难关头,他一定会竭尽全力助洛英山庄度过劫难。陈道安扬长而去,李香书出现在空山宜居门外。刚才陈道安和杨柳青的对话李香书都听到了,他心中对陈道安越来越不放心,他可不想自己的大业最后坏在陈道安这个白痴身上,心中对陈道安暗暗起了杀心。

     没有杨少诚的杨家马场难免空旷寂寞。杨关山独自小酌,喝的越多越让人惆怅。他已经到了不惑之年,钱财美人、山珍海味他什么没有得到过?人越老,有的时候就越像个小孩,希望得到家人的陪伴。细数他这一生,可以说活得惊天动地,人人都要竖一个大拇指,唯独别人家里儿孙满堂,尽享天伦之乐时,只有他一个人守着偌大一个杨家马场。看着那一间间黑洞洞的屋子,就好像置身于一口棺材当中令人窒息,思来想去,这样的日子活着能有什么意思。

     洛河图呀洛河图,他年轻的时候争强好胜,以为活在世上挣够了银子才是最重要的。他拼命的赚钱,现在,他的银子几辈子也花不完,却失去了一生最重要的东西。人们的话没错,银子再多,死了终带不走。他有一个儿子,虽不是他心爱之人所生,毕竟是他的骨肉,这是到什么时候也变不了的事实。他是怎么做父亲的?做生意他不输任何人,做父亲可以说他一无所成。杨少诚是个懂事孝顺的好儿子,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本不必像现在这样紧张,是他一手造成今日的局面,他像一只受伤的动物,只能独自在这样的夜里舔舐伤口。

     孤单像一阵寒风一遍遍侵袭他的内心,房子再大、吃的再好,只有他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屋子里,那种感觉简直要把人逼疯。杨少诚在的时候,好歹还有个家的样子,现在......杨关山越来越失落,此刻,哪怕能让他听到一点点动静也好。

     在烈酒的作用下,许多往事浮上心头,杨关山潸然泪下。原本,他有个愿意陪伴他同甘共苦的女人,可他亲手把那个女人送进别的男人怀抱,他得到想要的富贵,却再也没有获得一份真情。至于杨少诚,杨少诚已经长大,有他自己想要的生活,有他自己想要照顾的人,再也不是那个围着父亲转的小孩子。杨关山深感岁月不饶人,转眼他已经垂垂老矣,一切都来不及了,他将会在追悔和痛苦中孤单的死去。

     不,他永远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他不会让他在意的人被别人从身边夺走。每一个要把他在乎的人从身边夺走的人都是他的大敌,这不是做生意,没有任何余地可讲,谁要是敢把他在意的人从身边夺走,他就要谁死。杨关山在恨意的驱使下渐渐变成一只天良泯灭的禽兽,他没有因自己犯过的错惊醒,反而把自己的错转嫁到无辜的人身上。他可以不要洛河图,他什么都可以不要,但二十年间失去的一切,他统统要拿回来。

     李香书突然到访,进门后,他打量着半醉的杨关山问道:“杨场主,你这是怎么了?”杨关山心中烦闷,独自饮酒而不答。李香书慢慢走过去坐在杨关山对面,他不屑地冷冷一笑道:“好了杨场主,你有什么烦心事我管不着,咋们还是来谈谈正事吧。”

     见李香书来了,杨关山就像抓到了根救命稻草,他猛的站起来“啪”掌拍在桌上死死盯着李香书狠狠道:“洛河图我可以不要,那三十万两银子我可以一分不少全给你,我要你帮我杀两个人。”

     杨关山怎么突然这幅模样?不过,洛河图和那三十万两银子如果他都不要,那可再好不过。李香书心中暗喜,就不知道杨关山说的是不是真的,他瞟了杨关山一眼慢慢道:“你不用那么激动,咋们是同一条船上的人,凡是好商量。”

     杨关山大喝道:“我要你替我杀了洛树云和小鲤鱼。”

     李香书听后心中不禁疑惑,他思虑片刻道:“你想杀洛树云我不觉得奇怪,可你为什么要杀小鲤鱼呢?”

     杨关山毫不隐瞒答道:“因为只要她活着,就会把少诚从我身边抢走。”

     李香书大吃一惊,站起来边走边哈哈大笑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杨场主,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有出息了?真叫我大开眼界。”李香书说完停下来,他背对杨关山道:“洛树云迟早会死,我不明白的是,你想杀小鲤鱼,怎么不自己动手?难道你还少不了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李香书斜眼看了杨关山一眼。

     杨关山喝道:“我要杀那个小姑娘易如反掌,可要是让少诚知道,少诚一辈子不会原谅我,所以我要你帮我。”

     李香书走回来在杨关山面前停下道:“做大事者不拘小节,杨场主,想成大事就不能瞻前顾后,情义只会捆住你的手脚,你怎么越老越糊涂了?”

     杨关山心里就想吃了黄莲一样的苦,他哈哈苦笑一声道:“钱财地位我杨关山什么没有?我已经到了这把年纪,要再多的银子有什么用?将来死了又带不走,要是连少诚也不认我,那我这些年辛辛苦苦挣来的一切留给谁去?我现在只想让柳青和少诚陪在我的身边。”

     李香书嘲笑道:“我没听错吧?亲情?在这个世上,除了自己什么都不能相信,杨场主,这难道不是你告诉我的?洛河图马上就是你我的,这个时候你想退出,这么多年忍辱负重难道你都忘了?”

     杨关山咬牙大叫道:“我没忘,这么多年我一心想得到洛河图,就是因为只有得到洛河图柳青才能回到我的身边,你帮我杀了洛树云,洛树云死了,就再也没有人能阻止柳青和我在一起。”

     李香书呵呵一声凑到杨关山耳旁小声道:“杨柳青本来就是你的女人,你偏偏对别人说她是你的亲妹妹,既然你只想和她在一起,当初干嘛把她送到洛树云的床上?杨场主,你这不是存心给自己找不痛快吗?她把最美的年华都给了洛树云,还给洛树云生了两个孩子,如今已经是残花败柳,你还要她干嘛?”杨关山心里就好像扎了把刀子,疼得他说不出话来。杨关山到底真的老了,心里早就没有雄心壮志,这对李香书而言是莫大的好事。李香书决定放他一马,没有继续说难听的话,他深吸一口气接着道:“好,再怎么说你我的合作还是挺愉快的,你不要洛河图,也不要那三十万两银子,那我可是占了你的大便宜,我会把杨柳青给你抢回来,不过......”李香书一笑道:“当初是你亲手给杨柳青下了海棠香把她送到洛树云怀里,即使没有洛树云,你觉得她还能回到你身边吗?”

     杨关山自信满满道:“只要没有洛树云,柳青一定会回到我身边。”李香书没有回答,他只管杀洛树云,至于后面的事,关他什么事呢。杨关山又道:“你还要向我保证,你不会把诗禾怎么样。”

     李香书一听喃喃道:“洛诗禾是洛树云的女儿,洛树云已经决定把她嫁给我,大不了等得到洛英山庄我当上武林盟主,我就娶她为妻。”

     杨关山“哼”的一声斩钉截铁道:“李公子,你对别的女人怎么样我不管,但我不许你动诗禾,因为她也是柳青的女儿。”

     李香书盯着杨关山,过了一会哈哈大笑一声道:“看在杨场主你的份上,我不会把她怎么样,到时候我把她乖乖送到你面前行了吧,可你别忘了她是洛树云的女儿,她要是知道你一直想让洛树云死,再知道你和杨柳青的关系......”李香书呵呵一声没有往下说。

     多余的话不用他说杨关山也知道,杨关山拱手道:“多谢李公子成全,至于别的事,你就不用管了。”

     李香书对他冷冷一笑走出门去,他在门口停下扭头道:“我来是想告诉你,陈道安回来了。”

     杨关山一听惴惴不安道:“这......”

     李香书道:“不过你放心,他什么都不知道,况且,我很快就会让他闭嘴。”李香书说完并走出去,二人的密谋到此为止。

     夜深了,天上看不到一点光亮,夜幕下伸手不见五指,一层薄雾笼罩着长安城,长安这座繁华的城市在腊月之初的夜里有点死气沉沉的味道。刺骨的严寒将雾气凝结成露水,长安的每一条街道都被露水溅湿,洒在路面上的露水在寒风的作用下又形成一层冰霜。夜色下偶尔能看到几处若隐若现的火光,然而,比起漫长的黑夜,昏黄的光亮实在微不足道,它能照亮一小块地方,却不能把黑暗全都点亮。

     三更过后,天越发寒冷难耐。门外泼水成冰,洛英山庄弟子都只愿意留在屋里,伴随着火苗跳动,人人昏昏欲睡。如此,夜里巡逻的人手并越发稀松散漫,仿佛整个洛英山庄都睡着了一般。在此紧要光头,洛英山庄上下死气沉沉未免太过粗心大意。也不见然,洛英山庄除了明暗岗哨,机关陷阱密布,擅闯洛英山庄,只怕是有命进来无命出去,再者说,这么冷的天,谁有那么好的兴致不去好好睡觉,非要跑了惹事。

     夜黑风高,偏偏就有人借着夜色好办事。陈道安就像一只开屏的孔雀,他刚一回来就到洛树云面前劝洛树云放弃洛河图,接着找到洛诗禾详陈厉害,二人听不进去他干脆找到杨柳青帮忙,他的种种动作虽然都未达到效果,但始终是个祸害。说起来陈道安的命真够硬的,杨关山和梁肖月没有把他杀掉,李香书亲自动手又让煞宁儿把他救走。他本不该活着回到洛英山庄,眼下在洛英山庄动手难免让人起疑,好在此时的洛英山庄顾此失彼,洛树云不会在乎一个不喜欢的徒弟是死是活,李香书才敢冒险在洛英山庄动手。

     要说傻人有傻福,陈道安不知道交了什么运气,每次死到临头都能化险为夷。趁着夜色作掩护,李香书偷偷潜入陈道安的房间,陈道安睡得正熟,他心想这次陈道安肯定必死无疑了吧。谁知他刚运足掌力,一条黑影从门外飘过大喝道:“有刺客......”一声大喝,洛英山庄上下一片嘈杂声,十几个洛英山庄弟子举着火把从四面八方赶来。李香书一时如惊弓之鸟,想杀人已经来不及了,在陈道安醒过来之前他急忙破窗逃走,陈道安再一次逃出生天。

     院子中火光冲天、人头攒动,洛树云、洛诗禾、白无常、梁肖月、宋青等人听到动静都赶了过来。李香书装模作样折回,眼见陈道安毫发无伤站在眼前,他心中十分不快,难道陈道安有神助不成?他心里清楚,这一次没有除掉陈道安,往后要想再找机会就更难了。

     下面的人议论纷纷,花胚、花叶躲在屋顶瞧着这一切,是什么人救了陈道安的性命呢?二人都没看清。一阵寒风袭来,但见一条黑影从房顶落下去,二人互相看了一眼赶忙追归去,想看个究竟。

     花胚、花叶的轻功和那人相比差着一大截,追出长安城进入一片树林就再也寻不见那人的身影。夜色下漆黑一片,身处密林间什么都看不清。二人小心翼翼一步步往前走,一道寒光突然从眼前袭来,两人匆忙施展轻功退却五步。险些丧命于此,两人一同拔出长剑。那人不仅轻功高过花胚、花叶,武功更胜二人不知多少,刚才那一招只是吓吓二人,他要是想杀花胚、花叶,刚才那一剑就能取了二人的性命。

     来人将长剑收回剑鞘立于二人面前,花胚、花叶看不清他的模样,丝毫不敢掉以轻心,花胚喝道:“你是何人?”

     林间传来花葵的声音“住手。”二人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花葵一手拿剑,一手提着灯笼出现在眼前责备道:“这么晚了,你们跑到这来干什么?你们知道辛姐姐有多担心你们吗?”二人听后心中万分惭愧,急忙把剑收回到剑鞘中。花葵走到二人身边,借着灯笼的亮光,三人看清楚眼前的使剑高手是袁虹。他来了就说明楚天错也到了,花葵忙道:“袁公子,多有得罪。”说罢,回头对花胚、花叶喝道:“走吧,还不赶快跟我回去,辛姐姐说了,看不到你们,她就一直等下去。”辛捷楚不让她们插手江湖上的事,花胚、花叶是背着辛捷楚偷偷溜出来的,她们知道辛捷楚肯定急坏了,二人一同向袁虹抱手告辞,而后随花葵匆忙赶回春花楼。

     隔日一早天蒙蒙亮,薄雾没有散去,太阳还未升起,楚天错约阴司在城外一间破庙见面。这场约会既然是楚天错发起的,为表诚意,楚天错带着袁虹提前赶到破庙等候。楚天错刚进门,阴司和柳剑眉就到,阴司如此守时,足见他对这次见面期待颇高。黄河帮和铁枪会斗了那么多年可以说仇深似海,冤家路窄,难免又有一场恶斗。不想,二人此刻见面多少有些心心相惜之感。同是天涯沦落人,何必非斗个你死我活不可,两人见面不见只言片语,都看着对方哈哈大笑起来。

     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黄河帮也好,铁枪会也罢,眼下最大的敌人不是彼此而是洛英山庄。楚天错和阴司斗了那么多年,现在两人终于看明白了,二人这声狂笑多少有些苦涩和无奈。

     正笑着,几十个黄河帮下属手持刀剑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将阴司、柳剑眉围住。阴司、柳剑眉敢来,怎会毫无防备,数十个持枪的铁枪会弟子闻风而动,双方在破庙门外对峙上,顷刻间刀光剑影。斗了那么多年,最缺的就是信任,阴司迈开脚步哈哈一声拱手不慌不忙道:“楚兄,你约阴某出来,你我要是还像过去一样用刀剑说话,那阴某可就太遗憾了。”此言正合楚天错之意,他呵呵一声走到破庙门口一挥手,黄河帮的人一哄而散。柳剑眉见状,一抬手,手下的人跟着退走,黄河帮、铁枪会这才有点真心实意想好好谈谈的样子。

     等袁虹和柳剑眉也走出去以后,楚天错故意问道:“阴兄,你我斗了那么久,是你赢了还是楚某赢了?”

     阴司笑道:“当然是阴某赢了,要不让楚兄怎么会主动约我到这来。”

     楚天错哈哈一声道:“说老实话,阴兄要是真和洛盟主成了亲家,我楚天错甘拜下风,可惜呀可惜。”

     旧事重提阴司难掩心中愤怒,可要是连这点气都忍受不了,他今天就不来了。阴司“哼”一声道:“楚兄,你我用不着在这乘口舌之快,其实你我心里都清楚,咋们都输了,赢的人只怕是洛树云。”

     楚天错拱手道:“阴兄说的没错,这就是楚某今日找阴兄来的原因,楚某听说洛树云已经决定把女儿嫁给李香书,你我为了得到山东的地盘争得头破血流,却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李香书钻了空子,如今山东的地盘已经在李香书的掌控之中,洛河图又落到洛树云手里,要是李香书真的成了洛树云的女婿,日后在江湖上哪还有你我的立足之地,为了得到洛河图,咋们辛辛苦苦死了那么多人,要是什么都捞不到,难道阴兄你能甘心?”

     阴司可是把唯一的儿子都给搭上了,他越想越气,咬牙恨恨道:“楚兄有何高见不妨直言。”

     楚天错抢着道:“以我之见决不能让洛树云称心如意,洛树云收了阴兄的聘礼却出尔反尔,得到洛河图又决定把女儿嫁给李香书,他只有一个女儿却想达到一箭三雕的目的,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楚天错停了停走到阴司面前道:“不如你我联手,咋们以为阴世侄讨回公道为名,天下英雄肯定都会站在我们这边,况且洛树云决定把女儿嫁给李香书已经得罪了程不归,新仇旧恨,程不归又怎么会善罢甘休,你我联手,再加上程不归,这次一定可以把洛英山庄连根拔起。”说到这,他又兴致勃勃的道:“当年洛树云为得到洛河图对泰仁山庄痛下杀手,咋们怎么就不可以。”

     只要和黄河帮联手,这件事就成了一半。阴司一听心中暗喜,却依旧不动声色问道:“得到洛河图以后你我怎分?”

     楚天错爽快的答道:“说白了,咋们在江湖上混的人为的是什么?一是求财,二是地盘,等找到阿云留下的宝藏,你我平分,至于地盘,阴兄不是一直想得到山东道上的地盘吗?等一举铲除洛英山庄和李香书,山东的地盘归你,而陕西的地盘归我黄河帮,从此以后铁枪会与黄河帮结为同盟,到那时,整个武林都是你我的。”

     楚天错开出的价码有足够的诱惑力,阴司大叫道:“好,楚兄如此痛快,我阴司也不藏着掖着,咋们就这么说定了,从今日起,铁枪会与黄河帮共同进退,谁要是有负今日之言,天打雷劈不得好死。”阴司、楚天错两人一拍即合,当即歃血为盟,约定永不相负。

     太阳出来以后慢慢驱散薄雾,辛捷楚打开窗往外面望去,小鲤鱼一蹦一跳一早就出了门。春花楼的生意一如既往的好,男人总改不了风流好色的性格。辛捷楚轻轻叹了口气,小鲤鱼也好,花葵三姐妹也好,她们都是正经的女孩子,不应该让她们老是在春花楼这种地方抛头露面,她这个做姐姐的实在有些不称职。花依怒临死前的嘱托辛捷楚一刻不敢忘,只是花葵、花胚、花叶三人及她们手下的姐妹涉入江湖事太深,一时半会想让她们从江湖脱身不是容易的事。辛捷楚深感她所剩的时日无多,她倒想就此远去,找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平平静静过完剩下的日子。回头又一想,她走了春花楼的姐妹怎么办?这些姐妹除了博男人的笑脸、陪男人玩乐什么都不会,她要是就这么走了,无异于让她们等死。

     江湖险恶,辛捷楚纵横江湖多年悟出一个道理。女人活在世上不能光看男人的脸色行事,美貌固然一时能博取男人的笑脸,终究不会有人一个男人把你放在心上,任何一个女人,要想活得自在,必须有自己的手段,必须有自己的担当,还要有几个肯为你出头的姐妹,如若不然,你永远只是男人的附属品,呼之则来挥之则去,这种女人掉眼泪的时候多的是,这种女人同样不值得同情。

     不用问,小鲤鱼肯定又要去杨家马场。小鲤鱼对杨少诚死心塌地,她心里想的很简单,杨少诚不在杨关山身边,她想去看看杨关山,算是替杨少诚尽尽孝道。只是在这多事之秋,她不知道江湖险恶,总一个人往外面跑要是出了什么意外该怎么办?小鲤鱼不肯听她的话,花葵姐妹心中对花依怒的死多少还有些难以释怀,辛捷楚一直提心吊胆。话说起来,这样没什么不好,心里有牵挂的人,活着才有味道。

     严灼心不在身边,辛捷楚只好把对他的思念都寄托在那两条金娃娃上。就在这时,花胚、花叶推门闯进来,花叶张口并道:“辛姐姐,小鲤鱼出去了,我们拦不住。”

     小鲤鱼出门时她都看到了,辛捷楚轻叹道:“你们呀,没有一个是让我省心的。”花胚、花叶知道辛捷楚关心她们,低着头,心中既有欢喜又有不安。

     小鲤鱼远远看到杨府门口停了一辆马车,她心想,大概是杨家马场来了客人。往前走了两步,只见杨关山从杨府走出来上了马车,然后丢下随从驾车扬长而去。小鲤鱼不禁疑惑,杨关山出门不说前呼后拥,多少要带几个随从,他火急火燎这是要去哪呢?再者,杨关山衣着素来华贵,他出门乘坐的马车一向镶金戴银,今日他装扮朴素,乘的车与平常人家用的马车无异,他到底想干什么?小鲤鱼是天真,却也瞧得出杨关山鬼鬼祟祟的模样,回想起杨少诚近来的烦恼,莫非杨关山有什么事隐瞒?她越想越好奇,为了杨少诚着想,她偷偷跟在马车后面追上去。

     马车出了长安城往东走,顺着青石小路进入一片密林,一直来到空山宜居后门口停下。杨关山从马车上下来四下查看一眼,见四下无人,方才推开门走进去。等杨关山进门后,小鲤鱼来到门口,她生在长安,这个地方还是第一次来,不知道里面藏着什么秘密。她一好奇,伸手一推门,门竟然开了,她探头探脑往院里查看一番,眼前除了些花草空无一人,她并蹑手蹑脚偷偷溜进去。

     院落不算大,所有的房门都关着,杨关山不知道去了哪里。小鲤鱼在院子中转悠一圈不见一人,难免有些泄气,心里的紧张渐渐散去放松下来。她刚打算要走,身旁的房间中传来一个男人说话声,是杨关山的声音,她一心急,赶忙往后退,贴到窗口去。

     只听屋里的杨关山道:“柳青,这三个月我都没有来看你,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我们终于又见面了。”杨柳青?难道这里是洛树云夫人杨柳青居住的地方,杨关山一定是在和洛诗禾的母亲说话。小鲤鱼笑自己无事生非,杨关山来见自己的妹妹有什么好奇怪的,她松了口气,心想,偷听别人说话终归不太好,她还是走吧。刚要走,又听杨关山道:“柳青,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不想见我吗?”

     接着,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我是个罪孽深重的女人,这十年来,我一心向佛,只希望佛祖能饶恕我所有的的罪过,杨场主,你我之间早就恩断义绝,如今,你还来和我说这种话,只会增加我的罪孽。”小鲤鱼一听百思不得其解,这不像是兄妹之间说话的口气,难道屋里的人不是杨柳青?那是谁呢?小鲤鱼暂且停住脚步,想听听接下来杨关山说什么。

     只听杨关山叹一声道:“当年的事是我的错,佛祖要怪只能怪我,关你什么事呢?”

     女人不急不忙答道:“或许这就是我的命吧。”

     杨关山急了,道:“柳青,你听我说,当年的事是我一时鬼迷心窍,我和你说过,只要我拿到洛河图,就会把你接回来,现在好了,我所有的愿望马上就能实现,到那时,我们又能向从前一样厮守在一起,这一次,我们永远不分开了,你、我、诗禾、少诚,我们一家人永远在一起。”

     小鲤鱼越听越害怕,杨关山的话让她心砰砰直跳。杨关山怎会去抢洛河图呢?杨少诚和洛诗禾不是表兄妹吗?现在怎么又成了一家人了?小鲤鱼到底天真,不知道世间险恶,世上许多事别说她没有听说过,再给她一百个脑袋,她都未必想得到。一时间,她百感交集,心里闷着一口气让她快喘不过气。但她没有离开,她想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屋里和杨关山说话的那个女人就是杨柳青,听了杨关山的话,杨柳青遗憾的道:“恭喜杨场主,你终于如愿以偿了。”

     杨关山听她语态悲凉,问道:“柳青,我们一家人马上就能重新团聚,难道你不高兴吗?”

     杨柳青惋惜的道:“我这一生爱过两个男人,第一个男人的名字叫杨关山,他年轻的时候虽然穷,好歹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为了能和他在一起,我不顾家人的反对和他私奔,陪他到西域经商,并在私下里和他结为夫妇,我和他曾今有过一段幸福的生活,后来,我们遇到一个叫洛树云的人,他是洛英山庄的庄主,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英雄豪杰,他看到我的第一眼就爱上我,我当时已经是有夫之妇,可我的丈夫为了一张什么洛河图,偏偏对别人说我是他的亲妹妹,让我接近洛树云,我心里太爱我的丈夫,心想,为了帮助他实现心愿就答应了他的要求,我万万没想到,就是那个让我狠心背叛家人的男人,他却给我下了海棠香,亲手把我送进另一个男人怀里。”世间竟有如此狠心,亲手把自己老婆送到别的男人怀里的男人,小鲤鱼如五雷轰顶,她怎都想不到世上有这样的事,更难料的是做这种事的人是杨关山,她一时听得她浑身发凉。杨柳青叹了口气接着道:“等我醒来时发现一切都晚了,我的丈夫反而劝我嫁给洛树云,我一个女人怎么能如此朝三暮四不知廉耻?我心灰意冷本想一死了之,却发现肚子已经有了孩子,一个女子再怎么狠心也不可能不顾自己的孩子,无奈之下我只好嫁给洛树云,心想着,等把孩子生下来再一死赎罪,我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嫁进了洛英山庄成了洛树云的夫人,十月怀胎,洛树云对我照顾得无微不至,我岂能视而不见?一个女人活在世上实属不易,慢慢的,我好像把以前的事都忘了,对洛树云渐渐也有了好感,有了孩子以后就更舍不得死,我眼看着我的孩子一天天长大,心想老天算对我不薄,我的第一个丈夫知不道疼爱我,总算让我遇到另一个知道爱惜我的男人,我就想和洛树云还有我们的孩子这样一辈子平平安安的过下去,谁知洛树云也被洛社图蒙住了双眼,他为了得到洛河图居然灭了结义兄弟满门不说,我们的儿子也因他的野心死于仇家只手,当时他才五岁呀......”杨柳青一时泪流满面,她顿了顿道:“我对洛树云并未死心,至少他不会为了自己的私欲把自己的妻子送给别人,后来我生下诗禾,她成了我生命里的一切,可我的丈夫却从一个英雄堕落成一个不择手段的小人,后来我才知道,他之所以去抢洛河图,全因为杨场主你的挑唆,往事不堪回首,我是个不忠的女人,我心里对洛树云,对我死去的儿子,以及我的女儿深感愧疚,泰仁山庄那三百多条人命全因我一个人而起,终于,我狠下心离开了洛树云,这十年来,我在这里以青灯为伴,过往的事和我再也没有半点关系。”她停了停再道:“杨场主,我是爱过你,不过,当你把我送到洛树云怀里的时候,你我之间就已经一刀两断,如果我早知道事情会像后来那样,如果我早看清你是什么样的人,我绝不会对洛树云撒谎,更不会背叛我的家人。”小鲤鱼听着杨柳青说的话,心里酸得很不是滋味。只听她叹了一声道:“过去的事是我年轻不懂事,我不怪任何人,杨场主,你走吧。”

     杨关山听完这番话,顿时发狂大喝道:“柳青,你是我的女人,我不许任何人从我身边把你抢走,我很快就能杀了洛树云,到那时,就再也没有人能阻止我们在一起,我向你保证,我一定把诗禾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看待,以后,我们一家人一定会过得很幸福。”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这十年来,杨柳青把一切都看淡,早已心如止水决心皈依佛门,要说还有什么值得她牵挂,唯一只有她的女儿洛诗禾。杨柳青心静如水道:“是非成败转头空,世间的一切到最后不过一个空字,杨老爷,我已经决定皈依佛门不问世事,请你说话自重。”

     “自重”二字把杨关山所有的幻想都拉回现实。曲终人散覆水难收,当初但凡他对杨柳青多一点点情义,就不至于有今天的下场。他深爱的人让他毁了一生的幸福,一个美满的从此家庭变得四分五裂,临了临了,他身边竟没有一个陪伴他的亲人,这就是他一生最后的下场。哪怕他用银子盖起一座金屋银屋,如果住在这里面的人对他没有半分温情,生活又有什么意义呢?如若他真觉得愧对杨柳青,都不会做出毁了自己一生,再去毁了杨柳青一生幸福的事。他此刻再到杨柳青面前说这些的话,正好验证了那句古话,人在做天在看。

     人人都在保护小鲤鱼的天真,因为她的天真是所有人对世间美好事物的热切期盼。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所处的世道家国兴盛、人人安居乐业、朋友亲人相敬如宾、父母妻儿常伴左右。正所谓人之初,性本善,人活一世当是真诚的,当是磊落的,当是无愧于天地的。然而,世事无常,每个人都要长大,长大就意味着要经历一些特别的事。小鲤鱼无意间偷听道杨关山的秘密,这个秘密把她所有的天真都打倒,让她清醒的看到这个世道是多么的残酷。她不愿再听下去,并偷偷从院子中溜出去,就让她在心里保留一丝希望,天真总比把什么都看透了的好,因为生活本就美好。